回頭是岸——給港大學生會葉芷琳會長的公開信
回頭是岸——給港大學生會葉芷琳會長的公開信

本文作者為時事評論員馮煒光


葉會長妳好!


這是我今年內第二封給妳的公開信,第一封是今年5月28日,葉同學仍然是候任會長時寫給妳的「嶸希閣」的。我持之以恆地寫公開信,只有一個原因,我也曾是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不忍見到小師弟妹們明顯滑去觸犯法律的深淵而不說話,雖然我猜妳極有可能會嗤之以鼻,不屑一顧。


妳在9月11日的致2020年港大新生的歡迎辭中說:「生於亂世,成為港大學生所背負的責任比你想象中重。」並接着勉勵新同學們「於亂世中逆流而上。」葉同學,妳錯了,若以香港自鴉片戰爭以來的近180年比較,我們絕不是「生於亂世」。生於1930年代日本侵華或「三年零八個月」日據時代的港人,對侵略者必須卑躬屈膝,三餐不繼,才是生於亂世。今天香港,妳主政的學生會坐擁龐大資產,不愁金錢、妳可以在《歡迎辭》裏隨便污衊香港警察和特區政府,這便足證香港的自由和富足。


妳又說:「香港大學是為香港而立的」,這是又搞錯了。早在1911年港大創校時,當時港督盧押便清楚表明「香港大學是為中國而立」,港大生從來都是以報效國家為榮的。我們引以為傲的校友孫中山矢志為中國的獨立自主而奮鬥一生。1980年代香港前途問題被提上中英兩國議事日程,香港大學學生會1983年底以「全民大會」這個學生會最高權力機構來表示「香港主權屬於中國」。在投票通過決議前,負責主持全民大會的評議會主席清楚告訴與會同學「中國是指中華人民共和國」。這都只是約40年前的事,而40多年來從來未聽說學生會有舉行過全民大會廢除(rescind)這個決議。因此,這個決議仍然對學生會有約束力,故葉同學妳的內閣主張「『香港獨立』是港人理想出路」是違反了學生會的既定立場,而妳的幹事會並沒有權力去推翻學生會全民大會的決議。更何況妳若堅持此立場,緃使是用曲筆來表達,也隨時會觸犯香港國安法。


我注意到去年底「美國國際共和研究所」(IRI)便已邀請妳出席培訓及接受採訪,美國人對妳的重視,可謂有迹有尋,甚至可能是苦心裁培。據傳媒報導,妳在訪問中表示「中國政府才是我們最大的敵人」,這種仇視自己國家政府的取態,絕對不是「普世價值」,也可能觸犯香港的刑事罪行條例。然而妳在9月11日的致新生《歡迎辭》中仍然沒有放下這種仇視,我實在為妳憂慮。


其實,在妳還沒出生的港英年代,英國人對大學的控制,對學生會會長的歧視,是妳無法想象的。1985年香港已鐵定回歸,當年妳的師兄我,意欲申請廉政公署社區關係處的工作(還不是廉署最核心的執行處),申請信最終是石沉大海,遑論面試。今天在「一國兩制」下,我們享有「高度自治」,各大學學生會領導層畢業後,可以自由投考任何工作,有反對過國民教育的可以成為公務員、連當年策動過非法「佔中」的港大學生會會長也可以繼續其法律學位,這在港英年代是無法想象的。


葉同學,愛護國家是我們港大人的一貫操守,為中國而立更是我們創校初心,不要受最愛策動「顏色革命」的美國政府操弄,更是全人類的處世之道。不要再幻想什麼「國際戰線」,不要再豪言什麼「改變地緣政治版圖」,那只是美國政府用來策動「顏色革命」,用來騙人的鬼話,是貽害我國的說詞。請回歸港大創校初心,專心服務同學,多到內地走走,用緃向來看我國(包括香港)的歷史,妳才會明白我們是處於近200年來的最安定的日子裏。被美國人所騙,只會犧牲妳自己的前途,也對國家安定和香港市民福祉全無好處。難道近日那12位出逃公海、5位被扣台灣的年輕人與及「831太子站死而復生」流亡倫敦的王茂俊的下場,還不足以警醒妳和學生會一眾同學?


葉同學,回頭是岸吧﹗


馮煒光


1984年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


2020年9月14日


圖片來源:文匯報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28
好正
3
心心眼
3
好好笑
4
令人傷心
5
嬲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