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 (Hong Kong Association of Young Commentators) 為社團註冊的獨立非牟利性團體,宗旨是聯誼,為關心社會並熱衷於撰寫文章及發表評論的青年時評員提供聯誼和交流平臺,透過加入協會,增進成員間的聯繫和交流,促進自我增值,就社會時事等交流意見,研討問題,建言獻策。
作者其他博評
「攬炒派」只求立場不講真相
「攬炒派」只求立場不講真相

本文作者為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副主席陳志豪


是非的辯論必須建基於事實與真相,倘若人人也只求立場,不講真相,建設性的溝通與對話永遠不可能發生,而偏見與仇恨亦只會一直延續下去。


以少女陳彥霖的死亡事件為例,筆者不否認事件表面上看有一定的疑點,但「攬炒派」支持者又憑什麼斷定事件與警方有關?即使陳彥霖有1%的可能性是被謀殺,「攬炒派」支持者又憑什麼斷定行兇者是警方?「攬炒派」認為陳彥霖「自殺」的定論有可疑,甚至曾經一度懷疑公開露面及上庭作供的陳彥霖母親是「假老母」,認為聲稱曾接載陳彥霖的的士司機是假司機,但認為她是被警方殺害,並且確信事件與修例風波有關,當中存在的疑點豈非更大?為何「攬炒派」支持者對於一切針對警方的指控卻又照單全收,一點懷疑精神也沒有呢?這豈非「只求立場,不講真相」的最佳例子?


事實上,筆者本人也是「8.31謠言」的受害者之一。去年9月中,將軍澳海濱發現了一具浮屍,死者是高秀蘭女士。浮屍被發現後不久,網絡討論區便出現了多則指稱高秀蘭是「8.31死難者」的發帖。然而,事實上,高秀蘭女士及其丈夫剛巧居住在本人服務的將軍澳社區,高秀蘭女士失蹤後,其丈夫亦曾經聯繫筆者幫忙尋人,筆者亦協助翻查了附近屋苑的視像鏡頭,證實高秀蘭女士是在9月初離家失蹤的,完全與所謂的「8.31事件」無關。然而,當筆者公開在網上澄清謠言後,便立刻被Telegram上的活躍起底群組起底,並收到多個滋擾和恐嚇電話,而他們安插予筆者的其中一項罪狀,便是「在高秀蘭事件中造假」。勇於澄清真相的人反被指造假,實在何其荒誕!


事實上,「攬炒派」造假捏造謠言,又豈止「8.31」?特區政府現正推行普及社區檢測計劃,「攬炒派」為求破壞計劃,不斷在網上發表誇張失實的資訊,阻嚇市民參加。而其中一張最誇張的文宣圖,莫過於一張由鼻孔直抵至內耳的棉棒,以此營造出一種「劇痛」的視覺效果。但事實上,有參與政府普測計劃的市民都知道了,檢測人員只會在兩邊鼻腔約1-2厘米深的位置和咽喉黏膜表皮採樣,棉棒遠不至於抵及內耳,採樣過程亦不會產生劇痛。可見「攬炒派」為求散播恐慌,毫無底線的抹黑作風!


說來說去,陳彥霖也好,高秀蘭也好,普檢計劃也好,對「攬炒派」來說,無非也是「消費」和利用的對象,真相並不重要,真相甚至可以被唾棄,最重要是達至政治目的!


原文轉載自《文匯報》 2020年9月9日


原圖:RTHK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15
好正
6
心心眼
3
好好笑
2
令人傷心
13
嬲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