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志剛,前行政會議成員,現任智庫組織「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總裁。張志剛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分別獲授學士及碩士學位,文章常見於本港各大傳媒,著有《悲劇,悲香港》及《風雨聲中》等書。
作者其他博評
五成四市民支持推遲立法會選舉
五成四市民支持推遲立法會選舉

目前距離96日選舉只有6個多星期,而提名期是定在718日至731日,所以立法會選舉的工作日程已經展開。但目前新冠肺炎疫情每日仍然向高峰進發,限制群眾聚集的規定一再收緊,最近甚至討論應否頒布「禁足令」。當96日這個選舉日期日漸逼近,而84日已定了為候選人編號抽籤,競選活動將全面展開。在限聚令又或者未來日子有更嚴格的「禁足令」之下,選舉活動可以如何開展,對投票又有多大影響?這不是對誰有利、對誰不利的問題,而是大家都習以為常,選舉要「公平、公開、公正」,在這樣的社會氣氛和環境,這個「公平、公開、公正」的大原則會打上多大的折扣

 

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特別為此進行了一次民意調查,今年712日至21日,中心成功訪問了109318歲或以上的香港市民,問題是:「如果八九月份疫情好似𠵱家咁樣惡化,出現不少嘅社區感染,你認為應唔應該推遲立法會選舉呢?」回應「應該」的有48.5%,回應「不應該」的佔41.2%,回答「唔知/難講」的有10.3%。如果把不表態的回應剔除,那對應否推遲選舉的比例是54%46%。從回應的數據趨勢發展來看,是愈來愈多市民傾向押後選舉。個人估計,如果在今天723日再進行民意調查,在有表態的市民中,支持押後的比率非常有可能超過六成

 

在同一個民調中,我們嘗試分析疫情對投票意願的影響,不作任何提示,只是問受訪者中的登記選民在96日會否去投票,表示「一定會去投」的有62.6%,但當受訪者被提示,「如果肺炎疫情好似𠵱家咁樣惡化,出現不少嘅社區感染,到時你會唔會去投票呢?」表示「一定會去投」的馬上急跌到52.2%,比一般性的回應下跌了超過10個百分點

 

有關應否推遲立法會選舉那一條題目,是一般性的問題,答案是反映出一般市民對推遲的態度。他們背後可能有許多原因,綜合起來,就得出他們那個決定,就是在表態受訪者中,有54%支持推遲,這是相當清楚的民意傾向

 

而第二條問題,則可以提供到一部分支持推遲選舉的答案,就是有一成受訪選民,因為疫情的嚴重,到時不一定會去投票。這就說明目前嚴峻的疫情,對選舉「公平、公開、公正」的大原則,構成相當程度的影響

 

從實際操作而言,選舉是一項涉及接近300萬人的大型群眾活動,而在香港的政治活動文化中,仍然保持高度人和人接觸的行為。「早上送返工,晚上接放工」,幾乎是每一個候選人的指定動作,派單張、洗樓、掃街、家訪、論壇,幾乎無一不是「人對人、面對面」的接觸。在目前的保持社交距離的大原則底下,過去一直進行的選舉工程,肯定被分割到支離破碎,就算不收緊到「禁足令」,只是維持4人以上的限聚令,許多選舉工作已經無法進行

 

目前香港和內地以及外國的關口仍然開放,但種種防疫管制,已經令到人流近於凍結。有智庫指出有30多萬香港居民在內地工作或生活,又或者在兩地頻密往還流動。當原本合資格的選民無法及時回港投票,這是否公平、公正

 

保障這些兩地,又或者全球流動的選民的投票權,是一項應該受到尊重的原則。我們不要過分解讀這些身處內地的香港選民的政治取向,假設他們不能回港投票會對建制選情造成影響。大家看一看一些身在獄中,又或者流亡海外的反對派政治人物,他們出身何處,來自何方?「在內地工作的人就一定是建制派支持者」,是建制派自己也不會相信的假象。以選舉論選舉,本來有數以十萬計的選民可以在96日在港投票,但因應疫情而卡住,這對選舉的公平、公正有沒有影響

 

《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 )雜誌早前刊登了一個專題報道,指出至少有56個國家或地區推遲了各種不同性質的選舉投票,原因就是新型冠狀病毒造成的人群阻隔。面對疫情,香港也無靈丹妙藥,維持選舉的公平和公正性,最合理的方法是先取消96日的選舉,在6個月或9個月後,也就是明年35日或65日,再按當時的情况決定。疫情受控,就在之後的6個月進行立法會選舉;疫情未能受控又或者出現反覆,就再延後36個月,再作定論

 

而法例方面,無論在《基本法》和本港法例,都有基礎進行押後選舉的安排,不必爭議

 

原文轉載自《明報 2020723

 

原圖:中通社

 

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1
點算呀
1
無計啦
1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