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智庫召集人、民建聯副秘書長、港台青年創意聯會(商會)主席、九龍社團聯會秘書長、觀塘區議員(2008年至2019年)
作者其他博評
「初選」是泛暴派奪權的手段
「初選」是泛暴派奪權的手段

反對派舉辦的所謂立法會「初選」,是公然對香港立法會選舉的非法操控,透過公投模式,先讓合資格的選民投票決定立法會的參選人選。在投票過程中,他們在議員辦事處進行投票,工作人員猶如是政府部門人員,要事先核實投票人的身份證及選民資格,如過去的投票通知書、選舉事務處網站查證選民記錄的截圖。

 

「初選」結果是作為參選立法會選舉的次序,於96日立法會投票日再給選民投票。操控「初選」的戴耀廷在713日出席電台節目時更威脅若有參選人背棄初選協議,落敗後在9月立法會中出選,是「政治自殺」。他稱:「我相信個認受性、約束力相當之強,就算有人係要背離協議,其實佢自己要負上極大政治風險,甚至乎可以講係政治自殺。」他們擺明以「初選」之由剝奪他人的政治權利,凌駕政府的選舉機制,左右選舉結果,擾亂政府公開公平公正的選舉機制。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黃碧雲因為在九龍西「初選」的9 張名單中排第7,於714日召開記者會公開表示退出參加今年的立法會選舉,成為第一個獻祭給「初選」的現任立法會議員。按所謂的「初選」機制民主黨將在九龍西失去今年立法會選舉的參選資格。難道民主黨在九龍西的實力真的這樣不堪一擊嗎?非也,民主黨現在九龍西的九龍城、深水埗、油尖旺三個區議會共有16位區議員,理應有強大的地區支援力量。

 

民主黨主席、立法會議員胡志偉在九龍東「初選」的6張名單中排在第5,民主黨資深立法會議員涂謹申在超級區議會「初選」的5張名單中排在第4。民主黨幾乎處於包尾得票,反觀其他青年泛暴派得到的票數都遠高於民主黨的現任立法會議員。這種情況也發生在新民主同盟范國威身上。眾所周知,民主黨的社區服務是一眾反對派中做得最實的,樁腳的力量不容忽視,卻幾乎「死」在所謂的「初選」機制。若按反對派要贏取「35+」的構思,胡志偉和涂謹申也應失去參選立法會的資格,不應繼續留下來分票。九龍西黃碧雲的獻祭,是換來其他民主黨人的生機。

 

觀看青年泛暴派的部署和在網上的互動,這場所謂的「初選」實際上是他們在反對派陣營內奪權的部署,借此踢走傳統反對派。在2019 年區議會選舉時,有不同青年人士響應號召穿梭在不同的票站,進進出出。這次也爆出同一人在不同投票點可以投到票的情況。此投票漏洞可被有心人操控成為奪權的手段。

 

原文轉載自《文匯報》 2020716

 

原圖:rthk

 

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0
點算呀
5
驚訝
1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