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國華,2006年退休前為政府新聞處助理處長,曾任中華能源基金會副總裁,現為香港齊心基金會董事。
作者其他博評
女神的天秤
女神的天秤

好些年以前看過一則幽默笑話,科學家向神父說:除非你可以用科學理論證明神的存在,不然我不會信你;神父答:那請你先用神學解構原子彈的裝置。沒有共通的語言,沒有公眾接納的天秤決定標準,當然也就沒有答案,直到今天亦一樣。

 

藍的搬出一大籮道理跟黃的討論,希望說服他:每個國家都有法例保障自身的安全,中央政府在香港引入國安法有什麼不對,有什麼好害怕?黃:共產黨不可信。

 

共產黨是國家的執政黨,跟其他地方的執政黨沒有什麼分別吧?黃:共產黨就是不可信。

 

共產黨從來尊重承諾和協議,倒是美國人早上說一套,晚裏又說另一套,你知道有多少條國際條約都給美國撕毀嗎?黃:西方是文明國家,尊重人權。

 

人權?你知不知道美國每年有多少人給警察射殺?黃:他們的政府是民選的。

 

你知不知道美國立國以來,大部分時間都跟別國戰爭?黃:他們是為着推動當地的人權和自由。

 

藍嘆一口氣:我們還是談別的好了。

 

換個話題,談談你們常說的「警暴」好嗎?你們說有30多人在地鐵太子站被殺害,怎的一點證據也沒有?黃︰ 地鐵的錄像不齊全,有些片段給毀掉了。

 

那是因為攝錄鏡頭給你們打掉了呀。黃:市民因為地鐵讓警察入站拉人才打掉鏡頭。

 

為什麼死者沒有姓名、屍體、家人舉報失蹤?黃:屍體給埋了,家人收了掩口費。

 

那位淹斃的女士呢,她的母親不是說了女兒的情緒有問題嗎?黃:她的媽喪盡天良,為了錢坑女兒。

 

世上怎能有那樣涼血的媽媽?黃:那個根本不是她的媽,是假扮的?藍:我沒有問題了。

 

過去一年多,網上網下盡是沒完沒了的爭論,社會沒有共同的尺度去判定是非,只能一個問題各自表述。如果這是學術討論當然沒什麼大不了,但不幸的卻是問題涉及到法治、人身安全,以至國家安全,那便不能讓問題永遠留在口舌之爭的階段,最終必然要交給司法系統作裁斷。

 

國安法的爭拗中,「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這口號是其中一個主戰場。政府發出聲明,講清楚口號有推動香港獨立和分裂國家的含意,喊口號的政治分子反而不認或不敢認要香港獨立。於是,各式各樣可憐可笑的辯解不知怎的冒出頭來,有人說只是要「光復」香港的經濟,有人說是恢復「一國兩制」,甚至是推進香港發展。倒是林卓廷的幽默感爆燈,他建議把口號改為「清潔香港,公廁革命」,落在「連登仔」眼裏,說這話的人自然死無全屍。

 

國家安全問題不能兒戲,執法人員固然要把好關口,找到證據便要將涉事分子帶上法庭,最終依然要靠法庭按法律判決。

 

法官個人有政治傾向不奇怪,但藍的好,黃的好,都不應忘記終審法院外正義女神「泰美斯」蒙着的眼和代表公正的天秤,因為天秤也在他們手裏。

 

原文轉載自《報》 2020710

 

原圖:中通社

 

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14
支持
12
好正
1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