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專業人士協會會長。
作者其他博評
謠言疫情止於言論自由
謠言疫情止於言論自由

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伴隨病毒而來的,是在言論自由幌子下通過網絡媒體傳播的「資訊流行病」,並以前所未見的速度散播着各式各樣的謠言和陰謀論,滋養了群眾的焦慮和恐慌,也在影響社會對疫情規模與嚴重性的判斷,製造疫情2.0版。

 

「謠言疫情」既難止於言論自由,一個堅守客觀持平原則、能及時澄清謠言、理性評析時事的媒體便益形重要。

 

資訊流行病媒體有責

 

媒體監督從來是抵制謠言和疫情擴散的有效抗體,但每當新疫症爆發時,媒體和網絡總是即時流傳各種真假難辨的訊息,披着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和「科學」的外衣,妄談病毒如何發源、怎麼造成的,以及病毒如何傳播等專業資訊,但不實訊息和錯誤建議亦無遠弗屆地擴散蔓延,成為全球共同面對的「新疫情」,世衞組織更將新冠肺炎病毒定性為「資訊流行病」。

 

有研究發現,當面對災難緊急事故時,個人求生本能凌駕理智,為自保而出現集體恐慌行為,而謠言再令恐慌情緒加劇,形成一個負面的向下螺旋;民眾對新疫情的疑懼不安固是主因,個別媒體的不良操作更是禍首,尤其是有些電子媒體和社交媒體,安排政客、網紅,甚至奸商神棍搭乘「病毒順風車」,率意議長論短,謀取政治和商業利益,但卻會誤導民眾的自我保護和健康照顧行為,引發更大風險,更易激發人們的自私、恐慌、排外,甚至種族歧視和地域敵視的行為。

 

雖說謠言止於智者,但現實境況下,謠言往往源於智者,部分民眾亦會自編謠言,作為一種不滿的宣洩,令謠言漫天飛舞。

 

事實上,謠言與疫情相生相伴,假消息就像病毒,若碰上媒體,就像遇到最佳「宿主」,因而當局必須提高資訊透明度,以及嚴打謠言。

 

因此,如果不想社會價值被謠言湮沒,我們需要一個堅守客觀持平原則的媒體,能及時澄清不實傳言,理性評析時事,並且具公信力和使命感。

 

須強調,媒體的資訊權威性並非自我吹噓或受某些政客和權威人士的欽點,而是在與謠言的拚搏和廝殺中點滴建立起來。只有敢於和能夠遏制謠言,才能突顯其資訊可靠性、精準性和權威性。社會需要容納不同聲音,亦接受莊諧並重的表述,但面對謠言的重圍,作為負責任的媒體,理應居惕惕之心、行慎微之事,凡事小心求證、理性評析,而不是純為吸睛而放大甚至製造流言傳聞,以嬉笑怒罵之名,進行挑釁訾議之實,更不應將會心微笑,扭曲為散播仇恨,加深人與人之間的隔閡,妨礙抗疫。

 

以《上流寄生族》一片剛獲奧斯卡大獎的韓國導演奉俊昊日前談及對今次新冠肺炎大爆發的看法時指出,在疫情下,如何安撫人們的不安和恐懼情緒是個重要課題。如果大家都對病毒反應過度,再加上針對特定種族和國家的偏見,將會令社會發生更為恐怖的事情。

 

原文轉載自《信報》 2020227

 

原圖:RTHK

 

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2
點算呀
1
驚訝
1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