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作者其他博評
【獨家文章】假自白與真控訴
【獨家文章】假自白與真控訴

這幾天香港暴亂新聞的焦點人物,非那位中大女學生莫屬,她在與校長對談時,忽然脫下口罩,聲稱:我就是新屋嶺被警方性暴力對待的被捕者,那一幕,確實引起全港嘩然。

 

不過,事情發展峰迴路轉,有點像釘書健2.0,出台時驚為天人,查下去錯漏百出,再說就貽笑大方了。

 

20191010日,中大校長段崇智跟學生、校友來了個公開對談,三個半小時的「對話」中,最讓人觸目驚心一段,就是女學生吳傲雪拉開口罩哭泣著「控訴」警方,說自己是831被捕人士,自己在新屋嶺拘留所遇到警察「性暴力」對待,希望段校長會站在被捕學生一方,與他們同行,譴責警方。

 

看得出,段校長有點手足無措,在沒追問沒反問沒查證下,已立即答應女同學一定會譴責警方濫用暴力。

 

指控太嚴重,警方即時主動調查,警察投訴科也立案處理,並聯絡涉事同學,更懇請極度關注事件的校方陪同吳同學到警署提供實質證據,讓他們把真相查個出落石出。可惜,截稿前,吳同學仍不願跟警方有任何接觸。

 

倒是「脫口罩站出來」翌日,吳同學接受了商台訪問,說出另一版本,原來她只是在葵涌警署被一級搜身,即是脫剩內衣褲被女警搜查,至於昨日公開說的「新屋嶺性侵指控」,是另有其人,不是她自己的經歷,「真正受害人」不願站出來,更不願詳談事件,只能告訴大家,那是一個「他」,「他在新屋嶺被不只一名警員性侵和虐待,輪姦及雞姦」。

 

就像那些「我朋友個親戚」、「我鄰居的同事」傳言,非常駭人的指控,卻沒有站出來的當事人,於是大家講乜都得。

 

吳同學當日之所以能平地一聲雷,在於她公開脫下口罩說「我就是在新屋嶺被性侵的被捕者」,否則,以她向校長哭訴的所謂「黑獄」,根本就不會引起社會關注。或者,除了那段假自白,我都詳述一下當日她對警方的「真控訴」是什麼?

 

「警察要我哋去邊就去邊、入黑房就入黑房、除衫就除衫……我哋有人被速龍打到今時今日都仲要覆診……你知唔知新屋嶺個搜身室係全黑架……

 

如果,這些都叫做「黑獄」、這些都叫「黑警」,那麼,吳同學和她們的「義士」實在太無知了。革命不是請客吃飯,犯法被捕也不是渡假嘆世界,難道嫌犯可以警察叫他行東他去西?難道疑犯可以警察叫他入黑房他就行出警署門口?服從,聽令,是對一個被捕者的基本要求,在中大唸幼兒教育的吳同學,如果你連這麼基本的社會守則都不懂,將來怎麼教導三歲孩子?

 

至於「被速龍打到要覆診」,我不知這是什麼樣的「傷勢」,我想告訴大家,那些在街上被暴徒無差別毆打的市民,他們仍躺在醫院,有些仍未恢復意識,相比之下,「要覆診」實在是萬幸了,其實普通拗柴也要覆診的。

 

當吳同學最高潮那句「我就是性侵受害人」原來都是謊言,一場釘書健2.0的戲碼,即使主角換上漂亮女孩,最後始終敵不過陽光下的真相。

 

原圖:RTHK

 

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839
嬲爆
148
驚訝
229
超無奈

評論

  • Cp Chan
    Cp Chan
    1月前
    0 回應
    佢係唔係做唔到慰安婦所以幻想太多呀 ?

    沒有更多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