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作者其他博評
一個無掩的雞籠
一個無掩的雞籠

聘請一個員工,多多少少會查一下家宅,你結婚沒有?有孩子沒有?什麼學校畢業?做過什麼工?……


聘請一個保安,要求更會多一點,必須做的,是向警察部查詢求職者有沒有刑事紀錄。


聘請一個教師或補習老師,還要到警務處查核一下性罪行定罪紀錄,保障孩子。


至於考政府工,若獲錄取,也要經歷一個審查程序,查詢你的過去、財政狀況(如有否破產)、有無犯罪紀錄、伴侶和近親資料等等。


然而,有一份工,權力很大,知悉機密很多,活動範圍很廣,但卻完全沒有背景審查,沒有資歷要求,老細說你可以就可以了。這份工,叫議員助理。


抱歉,得罪一些真正有料用心的議員助理,我也相信大部分助理都是有質素、有抱負、有能力的,然而,你們行業卻被一班私相授受的反對派搞壞了。


「香港眾志」主席林朗彥和他的女友黃莉莉曾在反新界東北撥款示威期間,以竹枝鐵馬爆破立法會大樓玻璃門,結果被裁定非法集結罪成,被判囚13個月。這樣公然破壞立法會的人,是議員助理,他們在大樓自出自入,對機密如取如携。


還有個叫黃浩銘的社民連成員,案底纍纍,包括非法集結、擾亂公眾秩序、阻差辦工、藐視法庭、企圖妨礙立法會議員罪……這樣的積犯,都是議員助理,都可在香港最高權力機構横行。


還有那些周庭黃之鋒羅冠聰岑敖暉,一個個不是孭著幾條罪,就是帶頭破壞社會秩序的人,拉著立法會議員裙尾,搖身一變,成了穿梭議會的要員。


他們不僅可以翻閱及得悉政府內部資料和機密,還可以在最高權力中心行動自如,如此重要職位,入職門檻卻如無掩雞籠,無須審查,案底纍纍都做得。


社會本應該給犯錯人士更生機會,但他們迷途未知返,還繼續破壞法紀,這樣的人,不僅活在權力中心,還與議員配合左右大局,你說,荒謬嗎?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