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作者其他博評
到非洲避暑去
到非洲避暑去

在峇里島渡假,出奇意外地覺得,原來香港比印尼熱。

 

入住的酒店大堂沒空調,卻有四面八方吹來的猛風,想拍張照,張張都是頭髮吹得像癲婆見不得人。

 

晚上吃完飯外出散步,罕有地體味風的感覺,香港有多久沒在街上吹過風?除了八號風球的日子。

 

氣溫同樣是三十多度,峇里的熱是太陽的熱、是氣溫的熱,但香港,是冷氣機排出的熱、是汽車廢氣的熱。

 

自從沿岸屏風樓處處,香港不聞海風久了;峇里一入夜就涼風陣陣,因為這裡沒太多高樓,大海其實離酒店頗遠,但夜裡在酒店門外一站,呼呼涼風甚至帶著海洋鹹香。

 

小時候讀地理明明說香港是亞熱帶,印尼屬熱帶,都市化卻把自然常態顛倒。內地城市這些年更愈來愈熱,連北京、大連這些叫做「北方」的地區,動不動就來個四十度高溫。

 

難怪近年內地興起一個旅遊新熱潮,說出來人家以為你思覺失調,就是「去非洲避暑」。四大火爐之一的湖南長沙旅遊界有一項調查顯示,今年暑期去非洲避暑的中國遊客是往年的两倍。

 

東非肯尼亞,原來67月是最「冷」的日子,平均氣溫20多度;津巴布韋5月開始最多人搶購暖爐、電毯和熱水袋,因為那裡晚上氣溫會低至5-10度;非洲南部有個國家叫博茨瓦納,新華社記者去年5月初到那裡工作,問鄰居:「這裏蚊子厲害嗎?」鄰居霸氣回答:「蚊子都凍死了!」

 

非洲明明是在赤道,卻成了中國人的避暑選擇,實在顛覆了我們的地理常識。非洲的「冷」是否正常我不知道,但香港的熱是反常卻是肯定的。地球已在發警號,我們的危機感似乎仍然是零。

原圖:文匯報圖片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