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黨中央委員,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會董。剛由象牙塔走入地區工作,遊走於理論與現實之間,不知自己算是離地還是在地,但肯定任何政策脫離社區都只會變成笑話,如果認真就輸了,那就用輸家的身份走到底吧。
作者其他博評
屯門改劃土地建屋 突顯政府部門各自為政
屯門改劃土地建屋 突顯政府部門各自為政
近期政府欲在屯門多塊綠化土地及休憩用地建造公營房屋。作者明白香港公營房屋短缺, 並非要提出綠化地及休憩地不能建屋;但作為屯門區議員,在政府整個劃地建屋的過程中,卻看到政府施政時部門各自為政、缺乏整體規劃的問題。因此不妨以此事作為個案,分析這個問題。
整個改劃土地的計劃,始於2015 年頭,規劃署向屯門區議會遞交文件,在屯門區列出幾十個有可能興建公營房屋的地點。在此次會議之後,就進入漫長的研究期。即使筆者作為區議員查詢,也只有一個答案,就是正在研究,沒有消息可公布。直到20178 31 日,區議員才突然收到規劃署的資料,建議於屯門中部及南部改劃5 幅土地作公營房屋之用,並將於95 日區議會大會上討論,根本沒有時間諮詢受影響的居民。在區議會反對下,規劃署仍在一個月後的城規會鄉郊及新市鎮規劃小組委員會申請改劃土地用途,並獲小組同意於11 3日刊憲做兩個月公眾諮詢,至2018 1 3日截止。
所謂規劃只有建屋數字
先不看改劃的內容,只是整個過程已看到政府希望以「快刀斬亂麻」的方式通過,由去年9 月初真正公開有關決定,到今年1 月初截止公眾諮詢,其間只有4 個月。而且官員只有在去年12 月初才分別到不同地區向居民解釋有關建議,很多居民根本還未來得及消化,已要匆匆回應。
回到有關規劃內容,規劃署在去年9 月及11 月也曾到區議會大會,兩次都遭到區議會反對有關計劃。讀者可能會認為, 肯定又是「NIMBY」(Not In My Back Yard)的原因,所以區議會凡是在本區建屋都要反對。但真正的原因是,規劃署所謂的規劃,根本只有建屋數字,提及每個地方的建屋量;但如何改善區內的各項社區問題,要麼沒有實際建議,要麼根本解決不了問題,要麼沒有時間表只是空談。
舉例來說,究竟那些地方是建居屋還是公屋?規劃署指由房委會決定,及稍後由房屋署解答;現時巴士班次已經不足,究竟將來人口增加,巴士路線及班次如何安排?規劃署指由運輸署決定;現時屯門的醫療資源不足,會否增加資源甚至增建私家醫院?規劃署則指是由醫管局及衛生署負責。
以上的答案錯嗎?沒有錯。什麼部門負責什麼工作,本就一清二楚。但議員們反對規劃的建議也是負責任的表現。如果你是區議員,一個規劃建議只告訴你那塊地皮建多少單位,其餘一切配套都沒有詳盡資訊,你能同意通過嗎?
缺整體規劃引起民怨得不償失
問題出在哪裏?正是政府部門各自為政。規劃署隸屬發展局,發展局的目標正是完成建屋目標,因此規劃署要從全港不同地方覓地建屋。但建屋之後的民生問題,卻大部分跟發展局無關,例如運輸署及房屋署隸屬運房局,衛生署及醫管局則由食衛局跟進。現時進度還在城規會,即仍是發展局負責,其他政策局又不肯提早「進場」,結果就是部門間各自為政,規劃拿到區議會及公眾諮詢時仍有很多細節未曾決定。本來可以藉建屋重新規劃社區,解決相關的社區問題,但部門各自為政,導致缺乏整體規劃,浪費了這個機會,更引起民怨,可謂得不償失。
回到當初,其實整個研究期有2 8 個月。多個部門如果願意合作研究一個整體規劃,相信也有足夠時間。奈何時機已過,但亡羊補牢,未為晚也。現時所有研究數據均已齊備,政府延期幾個月,馬上跨部門討論,回應居民對交通、醫療、社區設施等各方面的憂慮,相信也不是難事。但希望是一回事,各局長是否願意就是另一回事了。現時只能希望城規會的委員能在聆聽公眾意見後,體恤屯門居民的憂慮,暫且將這個改劃土地的計劃否決,否則屯門區的各項社區民生問題,恐怕只會進一步惡化。

原文轉載自《明報》20180110

原圖:網絡圖片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