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作者其他博評
警察,咪郁!
警察,咪郁!

小時候看電視劇,警匪片最常有的一句對白,是警員擎槍指著匪徒說:「警察,咪郁!」卻原來,現實世界,「警察咪郁」是另有意義的。

 

近日看朱警司案件的評語,有一個留言最觸動我心:「警察,咪郁!原來是叫自己咪郁,當了幾十年差,大家一直諗多左、做多左。」

 

尤其面對政治事件,警察,你咪郁,記住你還有父母妻子丈夫兒女,你還有大好前途福利宿舍,一郁,你就要拿這些來交換。

 

根據美國在各地策動顏色革命的經驗,有人總結出十二個步驟,其中一個,就是「破壞執法者聲譽」。這目的,三年前佔中已成功達成。想想2014年前,你可曾聽過香港有「黑警」這名詞?今日反對派眼中,滿眼都是黑警,多過殖民地收黑錢的貪污年代。

 

造成今日局面,並非偶然。歷史是要放眼量,我們的目光有時要拉高,也要看濶。

 

佔中同年,2014,地球另一個角落烏克蘭的基輔獨立廣場上,也發生了一宗以學生為主的佔領運動。大批手持木棍、鐵枝的年輕示威者,集結在基輔獨立廣場,用裝滿雪的麻包袋設置路障,在結冰的街道挖出鋪路石塊擲向警察,最後聲稱有示威者被警員射殺,演變成血腥衝突,超過100人死亡、逾900人受傷。總統亞努科維奇被指濫用職權和謀殺,逃亡至俄羅斯,現仍被國際刑警全球通緝。

 

事後被揭發,原來當日基輔廣場的第一槍,不是由防暴警察所開,而是發動反政府示威的烏克蘭在野陣營,僱用狙擊手向人群放冷槍,誘使警察開槍鎮壓,嫁禍政府,再引來西方干預,烏克蘭從此陷入萬劫不復境地。

 

橫看這段別國小史,香港警察應該捏一把汗。79日,沒丟過一條命,只是賠上了七警和朱警司,是警隊的萬幸,是這八個家庭的不幸。

 

政治陷阱下,手執武器的警察,總是百辭莫辯。如果世上真有「政治審判」這回事,我想,這八位執法惹禍的警察,肯定屬於政治審判下的犧征品。

 

原圖:大公報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