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任立法會議員(新界西)、新民黨常務副主席、 縱橫二千集團主席、中華人民共和國第十一及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 (港區代表),過去曾任多項政府公職,包括語文教育及研究常務委員會(語常會)常務委員會主席及僱員再培訓局主席。畢業於美國康奈爾大學電子工程系,並於哈佛大學取得工商管理碩士學位。
作者其他博評
大禹治水
大禹治水

作為港區人大,我會就全國性事務向國家提意見,但我最關心的始終是中央與香港的關係,這個本來就是回歸最大的挑戰。近年,我們都應該承認兩地關係出了一些問題,不可無限放大,但也不能坐視不理,應該客觀理性處理。今年兩會期間,我向中央政府提出了幾點改善兩地關係的意見。

前幾天,一位中國工程院士,因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的問題而對香港大力批評。批評不是問題,但必須根據事實,也應該力求客觀,特別是出自有影響力的人物。這位院士言辭偏頗、資料不實,我相信他的意見絕不代表官方。但他有人大身分,中國工程院又是國務院直屬單位,非常容易令人以為是中央的看法,為兩地關係添煩添亂。所以我認為中央有必要澄清有關言論不是官方立場,以正視聽。過往有官方背景的《環球時報》多次炒作兩地敏感事件,中央網信辦便曾正式澄清和批評,這樣確可為兩地減少不必要的矛盾。

香港市民一直深受樓價高企之苦,是香港面對最嚴峻的問題。香港政府一直努力穩定樓市,但有一個問題比較難應對,便是內地資金湧入高價投地。最近香港有幾幅土地成交價創新高,都是由內地企業投得,單是土地成本呎價已比其他新樓售價為高。我明白在自由市場下很難完全解決這個問題,但希望中央知道這一直是香港社會最深的矛盾,必要時出手理順。過去一年香港有些關於港獨的噪音,是小部分人癡人說夢,我十分贊成總理在工作報告明確指出港獨沒有出路。

但這只是病徵,和其他問題一樣我們必須找到病因對症下藥,不可藥石亂投。去年我在兩會也提過同一問題,那時問題還叫本土,其實所謂本土、港獨本質上都是同一東西,年輕人對社會和政府不滿,又缺乏溝通渠道,因而以反叛的方式宣泄,並不是真的有什麼分離行為和計劃。所以真正的解決辦法是放下成見,認真和他們溝通、了解他們的想法、體諒他們的問題。我自己曾經年輕過,我和我的子女、香港的學生溝通過,其實很明白那個吃軟不吃硬的心態:不要板着面孔命令我做什麼和不做什麼,我希望知道為什麼要做和為什麼不可以做。中港兩地一家,其實很多問題就是家庭問題,大家家裏都有。而發現和解決問題,行政長官有最大責任,是最重要的使命。我希望中央支持一位有誠意及能力解決與年輕人溝通問題,從而拉近他們與國家距離的特首。大禹治水,疏而不堵,是自古以來久經考驗的管治智慧。

原文轉載自《明報》2017年3月10日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