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融,資深傳媒人,中學畢業後任《英文星報》記者及採訪主任。曾加入廉政公署,其後升至總新聞主任一職。1985年出任《英文虎報》總經理,及後兼任總編輯,期後更出任星島新聞集團總經理,兼《快報》出版人。現為公關公司負責人。
作者其他博評
面對反「港獨」紅線反對派須做正確抉擇
面對反「港獨」紅線反對派須做正確抉擇

十一月底至今,只短短四十多天,香港政情經已翻了天覆了地。有人苦心營造「中央另有一條和諧路線」的謊言被打破了。國家主席習近平再三強調反對「港獨」,表明反「港獨」是國策,而非什麼「梁振英路線」。既然「港獨」是公敵,那麼「港獨」者究竟誰屬?

揭開「港獨」背後操盤人的身份,知道他們是誰,才能令港人明白我們在面對什麼。至於反對派政黨如何能重歸「一國兩制」及香港政治和諧如何可走出困局,也就變得有所依歸,方向清晰。走不走,願不願意走,則是後話了。

反對派一些政治勢力堅決否認有「港獨」這回事。他們可能認為,只要堅持把一切弄得似霧又像花,左一句「細路仔講下啫,玩大咗」,右一句「你點證明係『港獨』呢」?另加重語氣「梁振英自己作嘢呃中央啫」,就可以混淆視聽,令港人相信「港獨」問題是庸人自擾。

近日的趨勢是, 「港獨」及「台獨」加緊串連。最近,黃之鋒、羅冠聰、姚松炎及朱凱廸赴台出席「時代力量」活動,就是其中一個例子。這事同時也激發起兩地反「台獨」反「港獨」的示威。

反「港獨」是國家責任

部分港人對「港獨」問題一向掉以輕心,但自從美俄在敘利亞正面交鋒後,大家清楚看到,高舉民主正義大旗的國家如何奸詐,講一套做另一套,口說打擊恐怖分子,但背後供應軍火,支撐他們進行戰爭,不顧人民死活。加上美國總統選舉之後,更看清楚了政治陰謀無處不在,港人已逐漸醒覺,中央政府也警惕了,防患於未然。

企圖在香港渾水摸魚的人,想也想不到這次出手的竟是中央政府,一層再上一層,去到最高領導人表示「港獨」是公敵。事實上, 「港獨」已被視作與「台獨」「藏獨」及「疆獨」等分裂勢力一樣對國家安全存在威脅。

到底誰是「港獨」?反對派當然希望大家只會聯想起一些面目模糊、搖龍獅旗的年輕人,最好連游蕙禎、梁頌恆、劉小麗、姚松炎、羅冠聰和梁國雄等都聯想不到。

預計不到的是中央另有安排。國家公安部在十二月發放的七分半鐘宣傳短片,非同尋常地公開了四個「把香港作為顏色革命基地」者的身份。這四個人就是黎智英、黃之鋒、戴耀廷及黎的美籍助手,前共和黨香港支部主席Mark Simon。片中更提醒十三億人民,包括七百萬港人, 「抵禦顏色革命,匹夫有責」。

有人可能問,究竟公安部所指在香港推動顏色革命的人和「港獨」有何關係?

在中央眼中,顏色革命是戰略,目的是攪亂中國,任何方法都是手段。例如「佔領中環」即所謂「雨傘革命」就是手段,79天行動失敗之後,到2016推出新手法,就是「港獨」了。這樣解釋,大家是否清楚一點?在國際陰謀家心中,要達到政治破壞目的,手段可以隨時更改,更可層出不窮。國家安全大前提下,對付顏色革命及「港獨」已經不再只是地方處理的事務,而是升級至國家責任了。

被公安部點名的黎、戴、黃及MarkSimon,他們和「港獨」的關係又有沒有進一步詮釋呢?Mark Simon與美國官方及共和黨的關係已說明一切,他是黎智英得力助手這個身份更可圈可點,至於除了是中間聯絡人,還有沒有其他呢?不能不令人擔憂。

至於黃之鋒,短短一年間,先後被泰國及馬來西亞拒絕入境,有趣的是,和美國及台灣有特別關係的新加坡也不歡迎他,連他和獅城反對派的網上講座也被阻止。三個相對穩定的亞洲國家全面封殺黃之鋒,是因為他是個來自香港的「小學雞」,還是在所謂「雨傘革命」後,已成為肩負挑動不同地方政治矛盾,帶動亞洲顏色革命的代理人角色?黃之鋒在台灣及美國被視為上賓,令人不禁聯想到誰是製「獨」專家和誰在運「獨」這個問題。

至於黎智英,金主身份早已曝光,在去年立法會選舉中,更運用戴耀廷的雷動計劃,配上其控制的報紙、雜誌及網媒,成為了立法會選舉反對派爭奪議席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主宰。

結果是保存了反對派主要黨派力量,公民黨及民主黨直選各五個議席,但也出賣及放棄了工黨、民協及新民主同盟,推了一眾「港獨」「自決」政團進入立法會。沒有了黎智英及戴耀廷背後活動,究竟游蕙禎、梁頌恆、劉小麗及羅冠聰之流,是否有機會當選及搞出後來的立法會宣誓風波?黎智英及戴耀廷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未來五年最為關鍵

這一次,習近平主席、李克強總理、張德江委員長,先後在不同場合,直言要遏制「港獨」,或借支持梁振英來表達同樣信息。反「港獨」既是國策,不管哪個當選香港特首,保護國家安全,不讓顏色革命發難、分裂國家領土,必然是重中之重的任務,未來五年更是關鍵時刻。

至今香港一些傳媒及政界人士尚裝作盲了眼、聾了耳,左閃右避,拒絕面對反「港獨」已成國家政策的事實。難道自欺欺人就可以抗拒現實?理由為何?

對付「港獨」,張德江委員長說過,「不能輕視,不能視而不見,不能養癰遺患,必須旗幟鮮明地與之鬥爭」。習近平主席更明言, 「中央堅定支持特區政府依法遏制『港獨』活動」。我們該如何解讀?中央及特區政府實質上又該有什麼行動?

中央政府支持特區政府依法遏制「港獨」,其中假設是「港獨」只在港活動,當然如黎戴黃之流及「港獨」分子膽敢走進內地,問題可馬上告一段落!看來香港始終逃不脫是國家安全最弱一環這個現實!

另一方面要留意的是, 「依法遏制」這四個字。當然立了法就可依據法律做,例如有了「分裂國家罪」,把「港獨」分子繩之以法就有清晰的條文和依據了。但當有人犯了其他罪行,例如在「佔領中環」被捕,為何相隔兩年都沒有主謀被告上法庭?所以「依法遏制」也可解讀為必須認真處理一切犯罪事件,令其受到應有處分。

顏色革命推動者勾結外力是否非用23條對付不可?一天未立法,是否代表他們和「港獨」分子可以橫行香港,不受制裁?

看中央最近的行動,極可能已借鑒上世紀三十年代美國聯邦政府對付第一公敵罪犯卡邦(Al Capone)的方法了。當時卡邦運私酒、謀殺、賄賂、放火,無所不為,但始終沒有證人及實據把他拉下來。美聯邦政府首先公開視他為第一公敵(Public Enemy No 1),把他苦心營造的社會名流及慈善家假身份戳破,令政界輿論及市民避而遠之。然後用逃稅罪名把他關入監牢八年,令他失去自由及作惡機會。中央這次利用公安部短片點出顏色革命四人幫身份,是異曲同工?

至於「依法遏制」,看來尚未能實施。大家看看黎黃戴三人實際情況如何?黎智英2014年12月11日在金鐘「佔領區」被捕,面對非法集結、阻差辦公、煽動等可被起訴的罪名,至今762天,仍未有任何檢控行動。黃之鋒目前面對兩項檢控,其中9月26日主使衝擊政總東翼前地一案,去年7月21日已被裁定非法集結罪成,預計今年5月22日進行上訴聆訊;另阻礙佔旺清場一案,則被控藐視法庭罪,排期於今年7月3日上庭。2015年1月5日,戴耀廷被預約拘捕,至今737日仍未被落案控告。

香港市民要求當局認真追究「佔中」策劃、煽動、組織及管理者,足足等了兩年多,究竟大家是在等什麼?是當局有難言之隱,還是投鼠忌器?市民心中只有一句:法治應是一視同仁,更是「一國兩制」的基石。

回歸頭二十年,香港一直身處獨特位置,即使明言「反共」,除非行動上表現過分,中央容忍度都很大,就特區政府來說,表現更像無動於衷,事不關己。但「港獨」冒出後,看來情況有所改變了。

劃清界限不做「公敵」

張德江委員長發表反對「港獨」的言論,加上公安部作出的點名行動,看來是要迫使反對派政黨及香港政界作出選擇了。一向在反對派圈中呼風喚雨的黎智英、戴耀廷及黃之鋒等被點名是顏色革命的代理人後,反對派會立足在哪一方呢?看來再不容易胡混過關,口講自己支持「一國兩制」但行動上卻撐顏色革命及「港獨」了。他們繼續聽命於黎金主及支持戴黃等,還是和他們劃清界線?

對一些傳統反對派來說,放棄金主這個決定,必定要考慮實際問題,除了經費外,究竟如何處理非「港獨」非建制,但又反對政府,這個新政治定位問題?選民是否接受呢?

但不劃清界線就要接受是「公敵」這個現實,支持推動顏色革命者怎可能沒有代價?在政治層面,更要面對中間選民實質反對顏色革命及「港獨」的事實!

話也要說回來,不同政黨和個別議員的環境都有所不同,某些人金主萬千寵愛在一身,也有人被出賣及背叛,究竟如何選擇,應該不同。反對派中不缺少一些從未拿過金主什麼好處的議員,只是採取人云亦云態度,一貫跟着大隊的原則行事。中央這次劃下了紅線,看來今年內反對派政黨及議員必須作出抉擇了。

原文轉載自《大公報》2017年1月17日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