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壇棟篤笑
講壇棟篤笑

 

上星期在《教得樂》寫了篇〈課室裏的因果報應〉,講的是今日大學生的學習態度,竟收到很多讀者回應,不少還提出了一些問題癥結,好值得關注教育的人士和當權者參考。

有讀者來信說,今日的講堂已成買賣場,大學生要為老師評分,該評分又直接影響你能否再受聘,於是,教授講師能做的事,就是盡量取悅學生。

取悅方法,一般是講書時每15 分鐘設計一個笑位,45 分鐘後就要動一動,如播播片、叫學生出來匯報、做點課堂練習、分組討論等等。

「今日大學生的好老師或者好科目是這樣界定的:一、講師有料到但不嚴厲;二、上課要上得開心,不覺悶,最好場場是棟篤笑,但笑得嚟又要學到嘢;三、學科易攞分,或者老師心軟,容易『求分』;能滿足以上要求,讓學生讀得舒服,那就是好科目、好老師!」來信的大學講師如是說。

大學講堂淪為棟篤笑劇場

看來,大學講堂不單是買賣場,還是劇場、遊戲場、甚至歡樂今宵。又原來大學內卧虎藏龍,講師隨時是個棟篤笑高手,那天不教書跑出來行走江湖,隨時搶贏黃子華飯碗。

今天大學生的學習態度,確實跟我念書的年代相差甚遠,看網絡大的孩子,習慣了按一個掣就有因有果有圖有資料的快速,半秒慢不得,於是15 分鐘內,如果你還在說同一個話題,台下聽眾必定相繼陣亡。

又因為這代孩子都是給餵知識大的,習慣手捧一份精讀筆記念書,於是在知識整合能力上較弱。

不做筆記課後向講師要講稿我常常在課後被同學追問: 「老師你會不會把剛才課堂的內容精要上載到校網?」「老師你會不會派筆記?」「老師你可不可以把你的PowerPoint傳給我們?」

上課時學生明明一動不動在聽,沒人提筆記東西,課後卻問你要講辭,我問,你覺得資料有用,剛才幹嗎不記下?

「這裏不是英皇不是遵理,這裏是大學,大學沒有天書沒有精讀筆記,把課堂老師說的東西整合成你自己的筆記,也是學習內容之一。」我說。

因為沒有精讀筆記,學生曾有過微言,我惟有每次都來一個先旨聲明,講課內容不會製作成筆記,你覺得有需要就記下,別事後問我要講稿。於是,上課的時候,開始有學生拿手機出來拍下屏幕上的PowerPoint 內容,明明方便快捷,不知怎的,心裏總覺不是味兒,原來科技已先進得讓下一代連提筆記東西的動力和能力都沒有了。

原文轉載自《明報》2013年12月31日

圖:cu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評論

  • shuyicai58@gmail.com
    shuyicai58@gmail.com
    3月前
    0 回應
    转载全国政协女副主席朱鳞捲起席子笑道,都过三点连中午lunch还没有吃。
    • Happy21
      Happy21
      6月前
      0 回應
      :+1:
      • Happy21
        Happy21
        6月前
        0 回應
        Good

        沒有更多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