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融,資深傳媒人,中學畢業後任《英文星報》記者及採訪主任。曾加入廉政公署,其後升至總新聞主任一職。1985年出任《英文虎報》總經理,及後兼任總編輯,期後更出任星島新聞集團總經理,兼《快報》出版人。現為公關公司負責人。
作者其他博評
建制派輸一戰役而贏一戰爭
建制派輸一戰役而贏一戰爭

新東補選塵埃落定,曲終人散。但這次補選對九月立法會換屆選舉影響為何值得用些數據作基礎,做些分析。最重要是避免人云亦云,跟着人家屁股走!

事實是勝出的公民黨楊岳橋,已經成為每個月即收九萬元,只是拉拉布、點點名的立法會議員!

紅了的是本土民主前線的梁天琦,暴動罪之名在身而得票六萬六,選舉得第三落敗的「大贏家」。今天突成政圈大紅人,一時間左中右爭相追捧或感到煩憂的,就是這個梁天琦了。

民建聯周浩鼎在反對派最強的一區——新界東——臨危受命出戰。千萬別忘記反對派在2012年以總得票率58%的壓倒性優勢,在該區的九席取下六席,大勝建制。周浩鼎今次取十五萬票(35%)差一萬票落選,是否被視為罪人?

「激進」得票少三個百分點

豈能脫俗,所以先跟紅頂白評論一下梁天琦。首先,六萬六千票是石破天驚的結果?還是最低期望下出人意表的不錯成績?當然,一般人可能認為剛被拘捕及被控以暴動罪的梁天琦,可能應受唾棄,得票一千幾百已經算是多了。假如有此想法,六萬六千票肯定不止是令人跌眼鏡了,可能連頭也跌了下來。

梁天琦強勢取得補選得票第三位,六萬六千選票等同15%支持,是事實!但不要忘記反對派只有二人出選,楊岳橋是傳統「泛民」,梁天琦是激進代表,上次高達58%的支持率只可二取一。

回看2012年新東兩名激進派當選,社民連梁國雄及人民力量陳志全共取八萬六千票(18%)獲勝。一比之下,梁取六萬六千票,少了二萬票,得票率也比前人少了三個百分點。這是事實。

到了九月立法會換屆選舉,可能是鼎足三立之局,甚至四名激進分子對壘,梁天琦、長毛、陳志全再加陳雲,究竟是梁獨佔六萬,還是各有支持,互相爭票?到時自有分曉。

無論如何,不說激進派只得六萬票了,即使升回2012的八萬票,老實說,兩席應無問題,再多一席已有難度,四人同出,哪會夠票?至於是誰勝出,誰敗走,尚無定論。梁天琦得票最高的選區皆是長毛、陳志全及范國威等票倉地,票跟了梁等同荊州一借冇回頭,還是九月小小羊兒(選民)會回家,誰說得準?到時不論是長毛去或是陳志全敗走,看來都是激進反對派選民重新洗牌為多。照此看來,長毛及慢必兩人其一不下馬,梁天琦怎能入?換句話說,如梁入選,那應該只是鬼打鬼中取長毛或慢必其中一席。在一般市民來說,這是否只是一雞死、一雞鳴之局,最終只是換了另一隻雞立在欄上?

有人可能認為,激進派少了票,是否流失去了傳統「泛民」代表楊岳橋身上?好,大家看看。

反對派的強勢正在減弱

2012年民主黨、公民黨、新民主同盟、工黨另加其他同樣政治光譜的名單,共取十八萬票(39.2%),強取四席。在補選中,楊岳橋隻身獲所有反對派政黨全力支持(除了黃毓民撐梁),結果得十六萬票(37.2%)獲勝。一算之下,不但沒有任何票數增加,反而流失了二萬票,也是兩個百分點。數據清楚告訴我們,反對派兩股勢力,激進和傳統,齊齊在這次補選中流失票源,共不見了五個百分點。

楊岳橋是贏出了,但看看整體形勢,反對派在2012的強勢肯定在減弱中,支持度由高位之百分之五十八跌至今天的百分之五十二。對反對派來說,這是好消息嗎?今天慶祝楊當選,當然要開香檳,但一想到九月,會否有點喝不下之感?

到論周浩鼎了,輸是輸了,但何不看看他取得什麼成績?首先問一句,相比反對派全民皆兵,所有政黨出動,全力以赴,獨撐楊岳橋,建制派是否同樣義無反顧,同心協力?

上次取一席新東議席的自由黨有出現嗎?正在緊密組黨的鄉事派又在那裏呢?看來新東補選建制這個派對,有兩位被邀者「no show」,人沒到,禮也沒有來?這樣一看,建制是萬眾一心,全力以赴,還是各有心思?

上次2012年選舉,不計自由黨得票,及「中立」的方國珊,民建聯、工聯會及一眾建制力量( 包括鄉事) 共取十四萬票(30.4%)得兩席。周浩鼎的個人成績是取十五萬票(35%)敗了。表現如何?相比反對派二人出選,流失近五個百分點票源,周浩鼎反而多拿了近五個百分點票!咦,這不是彼消此長嗎?

九月立法會選舉最重要不是看這個那個議員誰勝誰負,而是兩股香港政治力量,建制及反對派所能取到的總體席位的比較!

在新東,建制上次只得三席,民建聯兩席加自由黨一席。反對派是六席。今年九月戰況如何看?

先談「中間派」方國珊!她上次落敗,但今次補選得票三萬三(7.7%)比上次進步良多,應可保證一席了。雖然她和建制不和,但與新同盟仇恨更深,是真正的兩面樹敵。然而,在大是大非前提之下,最重要是她是否會加入「反中」行列。認識她的人會說,方國珊是會理性處理事情的。方的一席是否可算是友多於敵?

2012年新東最高票當選者是四萬八票(梁國雄),而最低入圍者是二萬八票(范國威)。周浩鼎的十五萬票,假如可保持,肯定能保建制最少取議會三席了。誰進誰退,不是本文興趣之內,按下不表了。但建制這一方(包括方國珊)由目前三席變為取得四席,放眼全港,這是否意味建制由十七席取得第十八席?那不就是立法會最關鍵的一席嗎?

建制派得票增五個百分點

再看遠及樂觀一些,無論自由黨、鄉事還是其他組別其中一個獲得支持,建制是否有機會多取一席,由四變五?由目前反對派六建制三,改為反對派五建制四,甚至反先成為建制五反對派四?看來新東是九月最重要戰場之一,而今次的補選是否把敵我強弱形勢弄得一清二楚?

周浩鼎獨取十五萬票(35%)而敗,但超越建制上次得30.4%幾近五個百分點,究竟是功是過?

西諺有: 「win a battle, lose a war.」勝出一場戰役,輸了戰爭,是得不償失。反之,輸一場戰役,而贏取戰爭,大家又如何看呢?

原文轉載自《大公報》2016年3月8日

原圖:bastillepost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