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顛覆案】余慧明求情信稱錯在太愛香港 官斥無悔意便不要求情 辯方指岑子杰反對無差別否決財案
【35+顛覆案】余慧明求情信稱錯在太愛香港 官斥無悔意便不要求情 辯方指岑子杰反對無差別否決財案

35+顛覆案中,45名涉嫌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的被告被定罪,並分成6批出庭求情。辯方今日(11日)在西九龍法院繼續處理第三批被告的求情,分別是參選衞生服務界初選的前醫管局員工陣線主席余慧明和參選九龍西初選的前民陣召集人岑子杰。


大律師石書銘讀出余慧明親筆求情信,內文交代一切始於2019年反修例運動,當時過百萬市民和平上街反修例,可惜市民聲音不受理會,最終引發龐大街頭示威,至今5年後政府仍然視示威者為暴徒,標籤運動做「黑暴」。余慧明續指「2020年時我相信即使街頭示威持續,政府依然會對群眾不滿充耳不聞,然而我絕對不欲見到再有更多示威者犧牲被捕,而且政府沒有及時採取行動制止新冠肺炎在社區爆發,於是我想進入政治體制參選立法會,加強話語權來打破困局,但這卻被政府指控為顛覆國家政權,此事在其他民主國度實在聞所未聞。法庭裁決指出『五大訴求』只是空中樓閣,然而訴求當中實現雙普選一事乃《基本法》承諾,若政府視23條立法為憲制責任,那實現雙普選豈不一樣?就算直到今日,我仍然認為透過在立法會投票表決來改變建制秩序全無過錯,或許我唯一過錯在於我太愛香港⋯⋯」


國安法指定法官陳慶偉阻止石書銘繼續讀出內文,指出「這不是求情信,這是政治言論,不要在我的法庭內朗讀」。法官李運騰亦指內容無助減刑。石書銘解釋上述為余慧明還押逾千日所得出的想法,陳官反駁指「要讀便在法庭外讀,無論如何我都看不到當中有任何悔意,儘管我們不要求被告表露悔意」。石書銘再解釋余慧明參與政治經驗有限,若表達悔意或令人質疑其信念,陳官回應指「那便不要求情」。


石書銘求情指余慧明參選的衞生服務界情況與別不同,余慧明雖然知悉初選,但不是追求什麼計劃,而只是要採用最純粹的初選,余慧明沒有參與協調會議、選舉論壇,沒有證據顯示與組織者之間曾有任何討論,完全獨自行事,希望反映民意,而非顛覆政權。石書銘續指余慧明不是死硬激進派,只是理想主義者,一直強調使用合法手段,曾主張「大三罷」正因為不欲採取暴力手段,故此亦相信否決財案權力來自《基本法》,用以爭取五大訴求,最終在《港區國安法》實施後誤墮法網。石書銘認為余慧明應屬於最低級的「其他參與者」,頂多以次級「積極參與者」中低等刑期量刑。


石書銘指余慧明本案後將要面對紀律聆訊,非常可能無法再從事護士,除牢獄之災外還在職業生涯中付上代價。石書銘又提到立法會選舉延期時,余慧明雖未被取消資格,惟深信余慧明原將被取消資格,故其無法繼續犯案。法官李運騰指這出現了兩難情況,被取消資格的被告會求情指無法繼續犯案,未被取消資格的被告則求情指被政府視之為溫和,相對不可能犯案,則無論是否取消資格都會構成求情理由。石書銘認為這正顯示政府能藉此掌控局面,令串謀難以成真。


大律師郭憬憲代表岑子杰求情時,引述同案被告區諾軒求情信,當中複述區諾軒曾供稱岑子杰代表社民連參與九龍西協調會議時,是反對無差別否決財案的主要人物,發言起了關鍵作用,阻止此事成為該區共識。郭憬憲提到岑子杰2012年曾因舉行未經批准集結而被定罪,罰款1000元,此後岑子杰汲取教訓,2019年舉行大量示威活動前先向警方申請不反對通知書,顯示岑子杰一直守法,主張非暴力,與警方合作。


圖片來源:港人講地、余慧明Facebook、岑子杰Facebook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4
好正
3
心心眼
5
好好笑
3
令人傷心
3
嬲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