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片】【退下火線】黃定光回顧議員生涯、感嘆與非建制派關係變差、親自解開開會常睡覺原因、點評幾位曾「交手」的同僚、寄語建制議員要學習對手

//人生有幾多個17年?黃定光結束17年的立法會議員生涯,一齊聽下佢回憶咁多年嘅人和事。//


2004年循進出口界功能界別成立法會議員的黃定光,今屆任期結束後,結束17年議員生涯。放下「議員包袱」,人稱「象哥」的黃定光論盡攬炒派議員​。


他解釋:「過去我想在社會上的形象,覺得我開會時瞌睡。坐下時如果有東西做其實會很精神,最慘是當年反對派議員在拉布、說無謂東西,把你綁架在議會室內,我想是很痛苦,離開的話隨時點法定人數,不離開時坐下來聽他們『發噏瘋​』,你說悶不悶。」​


2015年1月30日,財務委員會會議中,范國威大鬧黃定光在會上指剪甲。黃定光指:「我指甲崩了,我本來可以在自己寫字樓剪好才去,但我急於下去開會。另外我想在座位剪指甲,不會影響會議進行、別人,但范國威當時以什麼態度處理,所以我對范國威是非常之不理解,亦對他這挑釁行為非常不滿。」


2020年3月13日,內務委員會會議,郭榮鏗主持內會逐黃定光離場。黃定光指:「那次離場簡直是笑話!當時我是舉手提出規程問題,他竟然說不成立,我不知他怎樣做主席、熟不熟書?其中周浩鼎議員與我一起譴責他濫權,他老羞成怒趕我和周浩鼎出會議場所。那時已不是會議,沒權的,何來趕呢?我與郭榮鏗不是私人恩怨,是當時鬥爭形勢下產生的問題。」


 而作為資深議員,「象哥」怎看議會內,建制與非建制陣營的關係變化?


他表示,之前梁國雄、陳偉業也好,早期時在議會上唇​槍舌劍,議會上大家立場不同,但私下都會有交往,見面會說早安、打招呼。直到16後,一班更激進的泛民入來,後來見到的像仇家見面,就算同一起在升降機內,你望我、我望你,他們眼角也不望你,好似是世仇一樣。


將要卸下議員重擔,他寄語建制派有一件事要向非建制派學習,就是希望建制議員能夠有更好的理論為基礎鋪陳道理,能夠有層次、重點讓人簡易明瞭。他續指:「這工作我覺得要向對家學習。」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11
好正
2
心心眼
2
好好笑
3
令人傷心
2
嬲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