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是個悲觀派,為人木訥、愛思考、少說話、不愛做事。2005年出於對記者這一職業的崇敬加入報界,短短數年間,每日跟來自五湖四海的人物接觸、跑新聞、搶新聞、寫新聞,讓我深入了解自己,也更了解香港。2012年毅然轉職,深信即使時間在變、世界在變,但某些應該堅守的信念不應改變。每天發著白日夢,深信香港會變得更好。
作者其他博評
民生事件衍生的政治攻訐
民生事件衍生的政治攻訐

「鉛水事件」繼續發酵,現時更由啟晴邨蔓延至葵青區的葵聯邨和沙田區的水泉澳邨。新近被揭發食水含過量鉛質的兩條屋邨,水管工程同樣是由最初爆發「鉛患」的啟晴邨水管工程水喉匠負責,實在有理由相信,是水管接駁工程中有工序違規或出錯,導致今日「鉛水」處處的局面。
 
公眾有合理懷疑,實屬正常,然而我們亦絕不能妄下判斷,「鉛水事件」誰是誰非,至今仍未有定論,到底是如政府所說,是焊接工序出問題,還是喉管本身質量欠佳,導致食水含鉛量過高,這些疑問始終仍需待相關部門徹查,並向社會坦白交代。
 
流言較鉛水殺傷力更大
 
食水質量出問題,固然值得社會注意,然而筆者更關注的,始終是一些別有用心的傳媒及網民,刻意趁機「炒作」種種危言聳聽的流言,甚至無限上綱將之推演為涉及「兩地矛盾」的東江水質量問題。筆者之所有將關注點放在此,全因這些毫無根據可言的流言蜚語,遺害隨時較「鉛水事件」本身更大。
 
眾所周知,社區的不安和恐慌的根源,正是社會動盪和「亂」。我們常常要求政府在處理危機時,必須盡量做到公開透明,有多少資訊就發放多少,目的就是避免市民在資訊不足下,出現無必要的憂慮和恐懼,令社區莫名地不安和恐慌。
 
說回指「鉛水事件」跟東江水質量欠佳有關的流言,對此說法深信不異的,到底知否甚麼是東江水?東江水其實是本港目前最主要的單一原水水源,自九十年代後期起,東江每年對港供水量佔全港用水總需求量差不多七至八成。七至八成代表甚麼?代表差不多所有香港市民都在用東江水,若東江水質量欠佳,社會會有多不滿和恐懼,相信正常人亦不難想像。
 
民主黨亦指矛頭指向東江水不合理
 
身為反對派的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黃碧雲今早亦在電台節目中承認,指稱東江水水質欠佳,導致爆發「鉛水事件」的說法是危言聳聽。筆者甚少認同民主黨人所言,但今次不得不讚黃議員,的確,出現「鉛水」的僅為個別屋邨,絕不是全港食水供應都出事;涉事屋邨食水質量欠佳,很有可能是屋邨建造或喉管接駁過程有疏漏,和水務署的食水供應根本沒有直接關係。
 
「炒作」無中生有的論點和議題,無非是想市民以訛傳訛,令社會瀰漫不安和不滿的情緒。人類從來不會做無意義之事,這種背後動機甚明顯的政治「炒作」亦然;到底「炒作」「兩地矛盾」,令市民對政府產生厭惡,甚至憎恨感的是誰?只要細心想想,誰可在這種政治氛圍下獲利政治利益,那人便極有可能是元凶。
 
聰明的你,心中肯定已有答案吧!

原圖:takungpao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