鍵盤戰士,只求做到我筆寫我心,我手寫我口。
作者其他博評
【鐵筆錚錚】夏博義袋了多少公帑?
【鐵筆錚錚】夏博義袋了多少公帑?

法援署官員上周公開表示,署方處理所有法援申請,都是「法例要求、依法辦事」。眾所周知,法援署是政府部門,打官司用的都是公帑,而公帑來自香港納稅人。筆者的問題很簡單,法援署批出的官司,用了多少公帑、用去了哪裡?作為納稅人,大家有無權知?


之所以提出質疑,最典型的案例當然是無爆眼的「爆眼女」不但成功獲得法援挑戰政府,還成功「自選」擔任大律師公會主席的資深大狀夏博義「出手」;但匪夷所思的不只此案,近日,一宗法輪功學員透過法援向食環署提出司法覆核的案件,大家又赫見夏博義的大名。之前,就幫「爆眼女」;今次,就幫法輪功。兩案的共通點,都是獲批法援、都是不論政府贏或輸官司,埋單的都是納稅人,問題又來了,「公我贏、字你輸」的夏博義,究竟「袋袋平安」了多少公帑?


法輪功請到「天價」夏博義?


筆者留意到,有社會人士羅列了過去二十年,由夏博義擔任法輪功代表大律師的案件,在此隨舉幾例:

- 2002年3月14日, 16名法輪功學員,包括4名瑞士法輪功學員在中聯辦絕食靜坐,12名香港學員到場聲援,被警方拘捕及控告阻街、阻差辦公、襲警等罪名;

- 2003年4月,法輪功就2003年2月香港入境處拒絕四名台灣法輪功學員入境及被強制遣返,入稟高等法院提出司法覆核;

- 2010年1月,法輪功就入境處拒絕給予美國神韻藝術團團員入境簽證,入稟高等法院提出司法覆核…


每宗案律師費多少錢?


因為有法援,所以無論官司輸贏,埋單的都是納稅人,卻無人知,在此過程中,夏博義收了政府多少錢?法援署回應傳媒查詢時聲稱,「基於《個人資料(私隱)條例》及《法律援助條例》限制披露資料的規定」,不能披露任何資料,這樣的官腔是否等於在說:納稅人,對不起,基於私隱,你無權知道你的血汗錢用去了哪裡、用了多少?


既然如此,筆者想問,可否請法援署徵求夏博義的同意,請他同意公開他在法輪功案件中所收取的費用?如果他不同意,法援署就算不能公開他一個人的律師費,又能否公開每一宗案件的總律師費?


據報,法援署2020/21年度預算案獲約13.5億元「法律援助經費」撥款,支付由外委律師及法定代表律師辦理案件的費用;這13億,有多少被用在支援涉嫌違法人士甚至涉違國安法的組織挑戰政府?又有多少袋進了肥了諸如夏博義這類「天價大狀」的腰包,香港市民有必要問,更有必要知!


原圖:文匯報資料圖片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8
好正
0
心心眼
0
好好笑
3
令人傷心
7
嬲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