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秉文觀新】是坐監還是渡假?
【秉文觀新】是坐監還是渡假?

任何人犯法都要付出代價,入獄就是懲罰之一。坐監並非去渡假,獄中的生活「難捱」更加是常識,但近來個別反對派政客突然關心監獄狀況,發起不同行動為在囚者「爭取權益」,如改善監獄悶熱問題等,《生果報》亦大肆報道「助攻」。筆者想問,其實監獄環境多年來都是如此,為何政客如今才忽然關心?到底是為誰而做?


發起聯署向懲教署施壓


由前立法會議員邵家臻創辦的組織「石牆花」」,近日發起所謂「十萬。火急。行動」聯署,要求懲教署改善監獄「酷熱」環境問題,監倉通風不佳,又熱又焗,導致有囚犯「生熱痱」等,質疑與「虐待囚友」無疑,又稱已獲超過12萬人簽名參與。據報,聯署內容還提出三大要求,包括容許家屬為囚犯買退熱貼及便携電風扇、太陽油及太陽眼鏡;提供凍水飲用及增加沖涼次數;還有增加牢房隔熱及抽風設備等。邵家臻還咄咄逼人,見懲教署未有回應聯署,就質疑對方想「冷處理」事件,借機宣稱要將行動升級,每多一萬人參與聯署就會發一次帖文,「幫懲教署回應計時」。筆者想問,他們是否想將坐監生活變成享受假期?看來只差在未有「飛擒大咬」,要求在監倉安裝冷氣了。他們「落力爭取」的背後是否另有原因?


大家要留意,香港的監獄基本上都是港英時期建成,儘管基本設施及設備會隨年月而維修及更新,但監獄制度及環境其實大致相約;加上,酷熱天氣並非今天才有,以往的囚犯一樣是這樣生活,如果反對派政客對監獄環境感不滿,何不譴責「罪魁禍首」的港英政府當年做得差?反對派政客突然高調跟進這個議題,相信事出必有因。大家就要問,到底這一切是為了誰人而做?曾共處一室的囚友?入獄的「手足」、反對派政客?還是身陷囹圄的「金主」?


搞「革命」 少少熱都受不住?


坐監本來就是懲罰,囚犯要失去自由、與家人朋友相處的時間等,而身處監中亦不能「想點就點」,生活作息都要有嚴格規律,這就是犯法的代價。如果想要舒適,方法簡單得很,從一開始奉公守法,就不用成為階下囚,可以在安在家中「嘆冷氣」,過自己想要生活。若監獄環境如同渡假般自在,犯人如何能在獄中反省改過?又如何能起警惕及阻嚇作用?更何況,反對派不是說過要搞「革命」嗎?現在連熱少少都忍受不住,如此「身嬌肉貴」,還在呻熱、呻辛苦,現在是一場「我要退熱貼、太陽油、太陽眼鏡」的革命?一切咎由自取,要怪,就怪自己。


圖片來源: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10
好正
2
心心眼
13
好好笑
3
令人傷心
0
嬲爆

評論

  • V RR
    V RR
    3月前
    0 回應
    佔領監獄!

    沒有更多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