鍵盤戰士,只求做到我筆寫我心,我手寫我口。
作者其他博評
【鐵筆錚錚】反暴力遭攻訐 還有道理可言?
【鐵筆錚錚】反暴力遭攻訐 還有道理可言?

七一立法會衝突之後,港大校長張翔發出聲明,明確表態對「破壞性的行動應予以譴責」,但此話一出卻激起千層浪,連日來遭到部分反修例的港大師生、校友、甚至網民的輪番追擊,甚至人身攻擊,要求張翔收回「冷血言論」,更有人包圍張翔寓所,要求他回應學生訴求。儘管張翔已應允本週與學生展開對話,但筆者相信事件必會持續發酵一段時間。而最令人心寒的是,今時今日,一個教育工作者反對暴力,竟會招致「圍剿」;一個聲言要「捍衛言論自由」的校園、社會,竟然容不下一句正義之辭,筆者要問,時下的校園、社會,還有道理可言嗎?香港的價值觀、道德觀不應是這樣的吧!


綜觀傳媒報道,張翔在7月3日表態譴責暴力後,部分港大學生、校友及職員於5日就聯署聲明,促請張翔收回言論之餘,還要為受反修例運動影響的港大學生提供協助、以學生利益為依歸;其後,港大學生會9日晚又轟張翔為「港大之恥」,要求他收回「冷血聲明」;及至12日晚,再有逾百名學生遊行到張翔寓所外,貼標語、噴字句,其中港大學生會評議會大學事務委員會署理主席黃程鋒更形容,「學生每天都活在恐懼中,害怕警察入校搜捕」,因此希望得到大學「支持」。筆者認為,上述部分言論根本屬於蠻橫無理,毫無一所國際知名學府應有的尊師重道之風。


毫不尊重他人言論自由


筆者認為,青年學生有政治訴求、理念,絕對可以理解,但首先應該搞清楚,和平表達與暴力衝擊,根本是兩回事。七一衝擊立法會所發生的一幕幕暴力場面,早已踰越「和平、合法」的界線,現在張翔作為大學校長,反對暴力本來就是每一位教育工作者理應堅守的原則底線。當部分學生指責張翔「即使不認同示威者的手法,亦應尊重及體諒年青人的表達自由」時,筆者亦要請這些人反思,在自己希望得到「尊重」的同時,又有否尊重他人的表達自由呢?說得再直白些,這些人的行為根本與他們口口聲聲追求的理念背道而馳。言論、表達的自由,絕不是這樣的!


另一個問題是,筆者亦認同校園有保護學生的責任,但「保護學生」絕不等同於「支持違法」,如果一旦證實的確有人涉嫌違法,學校就更加有責任支持警方執法,校園絕不是違法犯罪的保護傘。筆者在此要奉勸部分年輕人,在香港這個法治社會,想要免於受到法律追究的恐懼,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要違法。


扭曲的價值觀、道德觀


令人欽佩的是,面對連番追擊,張翔始終堅守反暴力的原則,不作退讓,這種精神值得學習,事實上,讓暴力遠離學生、遠離校園,正正是對學生最大的保護。只不過,當社會上一些有識之士高呼反暴力的同時,卻還有一班盲反派政客不斷縱容暴力、煽惑年青人衝上街頭、充當「違法達義」的爛頭卒。現時的情況是,從不譴責、甚至暗中支持暴力的政客,藉著一次次的衝突事件大抽政治水,而反對暴力的人士卻屢遭攻訐、追擊,這般如此扭曲的價值觀、道德觀,究竟幾時才能撥亂反正?


原圖:RTHK

11
點算呀
12
超無奈
3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