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於七十年代未,成長於八十年代。緬懷所謂的Good Old Days,對香港部份人時常嗟天怨地感無奈,認為香港仍然是「只要努力,仍有出頭天」的福地,不擅書寫中文,寧寫口語。
作者其他博評
抱歉 何韻詩不代表我!
抱歉 何韻詩不代表我!

盲反派政客喺抹黑香港以至中央嘅時候,佢哋有一個慣用伎倆,就係凡事推向極端,將香港嘅情況有咁恐怖講到有咁恐怖,就算市民或者國際社會「信唔晒」佢哋,都會因為佢哋嘅說話而有所猶豫和恐慌;好似最近歌手何韻詩獲邀到聯合國發言咁,佢喺提出反對《逃犯條例》修訂嘅觀點時,將香港嘅自由狀況甚至「一國兩制」都講到「瀕臨滅亡」咁款,令在場嘅聯合國中方代表都忍唔住批評佢不當地將香港同中國並列,而且直斥佢攻擊「一國兩制」實屬侮辱性語言。囍雨實在相當懷疑,如果香港自治、民主被侵蝕,甚至「一國兩制」出現危機,佢仲可以咁自由去聯合國攻訐「一國兩制」?唔好玩啦!


慣用的抹黑伎倆


根據傳媒報道,何韻詩喺論及香港情況嘅時候,提到反修例遊行以及普選問題,更表示自己感到「一國兩制」瀕臨滅亡,希望聯合國「保護香港」、將中國剔出人權理事會名單云云。何韻詩嘅一連串指控,一方面稱香港自治等被侵蝕,一方面講到「一國兩制」無效咁款,但大家要問一句,何韻詩喺香港內外屢屢發表「仇中」言論,呢啲唔係正正係「一國兩制」下賦予佢嘅自由權利咩?


老實講,每逢有政客(基本上囍雨認為何韻詩似係政客多啲)發表詆譭香港「一國兩制」嘅言論時,大家首先要明白一個概念,就係喺「一國兩制」、《基本法》嘅保障下,呢啲政客享有極高嘅言論同表達自由,何韻詩既用腳步、又用把口不斷批評港府,甚至中央,如果香港「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或至自由出現「問題」,佢哋仲可以咁自由咁詆譭自己嘅地方?囍雨相信唔會囉!


至於何韻詩以至其他盲反派政客提到嘅普選問題,或者佢哋好鍾意講嘅所謂「真普選」,囍雨又要問下,無論係《中英聯合聲明》好,抑或係《基本法》第45條也好,邊度有講過香港要行盲反派要求嘅「真普選」呢?根據《基本法》第45條,香港特區嘅行政長官「產生辦法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最終達至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的目標」,所謂「真普選」,由頭到尾都只係盲反派所要求及叫價,而且係無法律基礎。


詆譭「兩制」無益


最後,囍雨必須要強調,「一國兩制」係香港乃以成功嘅基石,盲反派政客不斷詆譭「一國兩制」,令人覺得「一國兩制」唔再重要,先至係對香港最大嘅破壞!喺呢度,囍雨要講句,對唔住,何韻詩唔代表我!


原圖:RTHK

264
支持
88
好正
22
無意見

評論

  • KKKBEN
    KKKBEN
    5月前
    0 回應
    何狗~!

    沒有更多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