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廣男,八十後,香港某大學畢業,主修資訊科技,I.T.新晉,靜待「上位」機會。對社會有不滿,未能置業,但比上不足,比下又有餘。傾向建設多於破壞,亦相信積極建言比將一切推倒來得實際。
作者其他博評
警察擺「空城計」?
警察擺「空城計」?

喺呢個動輒得咎嘅時代,政府、警察做咩,都會俾政客用陰謀論角度批判,警察清場,佢哋話用過度武力唔啱;警察先退一步以避免衝突,佢哋可以話係警察「設局」,擺「空城計」陷害示威者。廣男今日睇新聞,見到有關噚日一班暴徒「攻入」立法會嘅新聞,民主黨立法會議員尹兆堅形容警方撤退「不尋常」,質疑呢個係一個「局」;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就認為警方係擺「空設計」,稱對方要清場,下午已可做到云云。清場又唔得?唔清場又話唔得?入去立法會保護你又唔話唔駛?唔入去幫你頂住又唔得?咁即係想點?


若「人踩人」誰負責?


當張超雄搬出「空城計」三個字嚟屈警方「設局」嘅時候,大家首先要明白立法會當時到底係咩環境。綜觀噚日嘅電視直播以及唔同嘅新聞報道,大家會睇到果個只可以企百幾至二百人嘅立法會大堂,警員加衝入去嘅數百示威者,隨時會發生「人踩人」意外,加上之前有人投擲白色毒粉末同放火在先,當中如果有人重施故技,到時肯定大家「一鑊熟」;如果真係有悲劇發生,到時啲盲反派議員又會將責任推俾邊個呢?


誠如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所言,由於立法會地形所限,根本難以使用一啲喺室外用到嘅武力,加上當時有示威者「搞電箱」,一旦完全失去室內照明,會造成「人踩人」嘅危險情況,而示威者向警方投擲白色煙霧,警方喺無辦法下唯有暫時撤離,再部署點處理。簡單而言,就係現場風險極度,警方之所以要撤離,係基於安全兩個字,張超雄所謂「空城計」,俗啲講只係盲反派用啲「易記」、「易入口」嘅詞語嚟屈警察!


想警方用武力清場?


廣男想指出,當盲反派政客講到警方喺立法會撤離「有陰謀」咁款,咁如果警方喺班暴徒衝入立法會嘅時候就採取強硬手段,盲反派政客又會點講法呢?根據佢哋過往嘅說法推斷,肯定又會話警方使用過度武力對付「手無寸鐵」嘅「和平示威者」啦!當班政客不斷強調警方「設局」嘅時候,大家應該問番呢班盲反派政客一句,佢哋係咪好想警方盡快清場,同暴徒起衝突,等佢哋可以繼續「有水抽」?


噚日警方選擇喺深夜清場,結果喺幾乎無流血嘅情況下解決事情,呢個結果引證咗警方決定同部署正確,一班政客噚日全日喺度抽「政治水」、「攞光環」,到底係真想和平,定係想有衝突發生,廣男唔知;但有樣嘢廣男肯定嘅,就係一直鼓吹違法達義歪風嘅,正正就係大家眼前嘅呢班政客! 


原圖:RTHK


68
支持
84
好正
8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