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廣男,八十後,香港某大學畢業,主修資訊科技,I.T.新晉,靜待「上位」機會。對社會有不滿,未能置業,但比上不足,比下又有餘。傾向建設多於破壞,亦相信積極建言比將一切推倒來得實際。
作者其他博評
許智峯搞事多過議事 仲要忍佢?
許智峯搞事多過議事 仲要忍佢?

「搶手機」官司纏身嘅民主黨立法會議員許智峯,唔單只冇因為正接受審訊而學乖,更反而變本加厲、死性不改喺立法會議事廳內搞事。最新一例係日前於《國歌條例草案》委員會嘅審議過程中,先以無理方式要求發言,其後未能得逞就大吵大鬧,最後仲要以「癱倒」伎倆賴死唔走。對於呢種所謂議員嘅無賴行為,廣男當然認為應該強烈譴責啦;但其次,立法會真係應該認真考慮下,再度修改議事規則,唔好再畀許智峯之流喺莊重嘅議事廳內無法無天!其實,好似許智峯咁,擺明搞事多過議事、破壞多過建設,仲有咩資格做議員、做「民意代表」?心清眼亮嘅市民應該好清楚,下次選舉投票係咪仲要支持呢仲人,唔通我哋仲要忍佢?!


議事廳內屢犯規 事廳外涉犯法


其實,許智峯話嗮都假假地叫「雙料議員」(區議會和立法會),不過,議會並無成為佢代民議事嘅平台,反而被佢變成搗亂搞事嘅「戰場」。早於2014年4月,許智峯就喺在中西區區議會涉嫌踢傷兩名保安員而被控兩項普通襲擊罪;2017年底,佢喺立法會會議上衝擊主席台,更以大動作衝前阻止保安員執行職務;2018年10月,許智峯喺中西區區議會財務委員會上,因不滿主席裁決,接連搶咪、撞人、打翻茶杯,令會議兩度暫停;同年11月,佢又帶埋大聲公大鬧區議會,「鬥大聲」唔畀他人發言,最終搞到要休會。廣男唔想猜測許智峯係咪有暴力傾向,不過事實就係,佢喺議事廳內就犯規、議事廳外就犯法,搶咪、撞人、搗亂對許智峯而言早已經係家常便飯,某程度上絕對係「慣犯」。

 

民主黨包庇、默許?


講番今次許智峯搗亂、「詐癱」,廣男覺得最離譜嘅係,民主黨居然無出過一句聲、無人批評過一句,係咪等於包庇、默許呢種無理、無賴、無法嘅行為呢?!民主黨唔係一向標榜自己「理性、和平」咩?抑或其實實質上,民主黨已經變成一個容忍以不擇手段擾亂秩序嘅激進組織。


事實上,今次事件亦反映出呢班「為反而反」嘅盲反派,喺諸多議題上面都已經無法以理服人,加上之前立法會修改議事規則後,拉布少咗「發揮空間」,更加黔驢技窮,唯有變換方式,以耍無賴嘅方式擾亂秩序,拖延時間。廣男覺得,諸如許智峯之流,根本就唔係想履行議員嘅職責,佢哋所作所為,亦都根本唔配做議員。立法會真係好應該認真考慮再修訂議事規則,徹底杜絕呢班所謂嘅議員胡作非為、阻礙施政。更重要嘅係,大眾選民都有必要好好諗下,咁嘅「議員」、咁嘅政黨,係咪仲可以信、仲值得支持,仲要忍!


原圖:文匯報

19
嬲爆
4
驚訝
4
唔係呀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