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於七十年代未,成長於八十年代。緬懷所謂的Good Old Days,對香港部份人時常嗟天怨地感無奈,認為香港仍然是「只要努力,仍有出頭天」的福地,不擅書寫中文,寧寫口語。
作者其他博評
馮檢基痛批「盲主動力」
馮檢基痛批「盲主動力」

立法會補選結束幾日,坊間都集中討論盲反派代表姚松炎喺九龍西選區輸畀紮根地區嘅鄭泳舜,事後除咗姚松炎被「圍插」,連盲反派「大好友」《生果報》都忍唔住恥笑姚松炎之外,之前被迫退出Plan B嘅民協馮檢基,都爭啲成為眾矢之的,話民協唔用力助選搞到姚松炎輸,不過馮檢基就用「數據說話」,話好多民協選區都出到票,反諷啲人搵「替死鬼」都要醒啲。近日,筆者睇到一篇馮檢基專訪,佢大爆「民主動力」迫佢退選嘅黑幕,同時一切屬實,就再次證明以民主派自居嘅「民主動力」,實則只係口講民主,實則獨裁,盲目追捧自己人嘅「盲主動力」!

 

馮檢基被迫退選

 

根據馮檢基嘅講法,「盲主動力」嘅鄭宇碩當時一坐低,就問馮檢基有冇諗過退選,又話如果馮檢基參選「大家」都會畀人鬧,民主派會撕裂等等;一句講晒,就係自己set規矩出嚟,但暗中就拆自己台、迫人退選。囍雨就覺得姑勿論馮檢基再參選呢個行動係咪受歡迎,但無論係盲反派嘅初選機制,抑或係喺現行嘅選舉制度下,馮檢基都係有權參選嘅;而且佢亦都跟足陣營內嘅程序參加初選而得出自己係Plan B嘅結果,「盲主動力」迫走佢,真係無乜道理。

 

當初盲反派為咗贏議席,為咗避免盲反派人士之間互相「分薄票源」,提出咗一套初選機制,贏出初選嘅盲反派人士可以代表盲反派參選,而其他人就要讓路唔可以選;萬一贏出初選嘅人因為唔符合參選資格被DQ,初選第二名、即係Plan B嘅人就可以補上。今次馮檢基雖然成為Plan B,但「盲主動力」連Plan B都要迫走,如果要用兩個字嚟形容「盲主動力」,就係霸道!咁霸道仲可以掛住「民主招牌」招搖撞騙,真係只有呢班人先得做出。

 

其實,如果一早認定要畀姚松炎參選九龍西,盲反派根本就唔駛大費周章做「大龍鳳」,一早話畀姚松炎選就得啦。雖然囍雨都唔係話好Buy馮檢基,但佢作為一個喺盲反派打滾咗幾廿年嘅老牌政客,盲反派以至「盲反動力」為選舉不惜破壞規矩,咁樣對陣營裡面嘅老前輩,實在令人不齒。

 

「盲主動力」也要為選舉失利負責

 

諗諗下,盲反派今次喺九龍西選舉失利,都唔係話冇道理。姚松炎本身已經無地區經驗、政績,盲反派、「盲主動力」班人仲要咁樣對啲自己友,難怪姚松炎呢班「驕兵」最終落敗。所以幾時都話,選舉唔係話機關算盡,狠心誅殺埋同路人就一定會贏嘅,始終「人在做,天在看」嘛!


原圖:taku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