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於七十年代未,成長於八十年代。緬懷所謂的Good Old Days,對香港部份人時常嗟天怨地感無奈,認為香港仍然是「只要努力,仍有出頭天」的福地,不擅書寫中文,寧寫口語。
作者其他博評
《毒果》讀者質素有幾低?識睇一定睇留言
《毒果》讀者質素有幾低?識睇一定睇留言

正所謂「有乜嘢報紙,就有乜嘢讀者」,又或者調轉嚟講都得嘅。當年靠作「陳健康」假新聞上位嘅《毒果》咁,咁多年來都係靠煽動仇恨、鼓吹歧視、老屈老作、斷章取義去吸引讀者,結果就培養咗一大批事事盲反兼涼薄冷血嘅讀者。講緊嘅係,尋日有兩名警員處理醉酒鬧事案時受槍傷;警員執勤受傷,本身已經夠慘,《毒果》班讀者竟然滿口涼薄言論,你話係唔係人神共憤吖!

涼薄留言多得嚇人

《毒果》班讀者有幾涼薄冷血?睇睇佢哋喺份報章嘅FACEBOOK專頁講咩咪知囉!隨舉一例,一個名為Tom Leung嘅讀者話:「點解咁都殺唔到,失敗左d喎」、另一個讀者Billy Lam就話:「應該搶搶攞命,打死曬佢哋」、而另一名讀者Mark Cheung竟然盛讚搶槍者:「英勇男子彰顯公義,連發三鎗制服兩黑」,仲有仲有,讀者Steven Tan話喎:「點解唔射死個兩件垃圾啊?」以上只係隨便搵到嘅例子,《毒果》FACEBOOK上面,呢類留言真係要幾多有幾多,能夠講出呢啲咁違反人性嘅言論,呢班《毒果》讀者為人都唔慌善良同正直得去邊;寫到呢度,囍雨真係感到十分悲涼。

執法人員工作苦 應立法保障免受辱

講返呢單案,警察處理醉酒案時都會受槍傷,足證喺香港做警察係一份幾高風險嘅工作,所謂世事無常,有時以為係普普通通嘅CASE,點知去到現場先知係大件事,據講呢類情況經常會發生,所以話呢,做警察並唔係部份盲反派講到咁舒服,香港警察的確係有出糧,但同時其實係每日都搵命博囉,班留低大量變態留言嘅讀者撫心自問,自己有冇呢份使命感去接受挑戰先?

唔理係做警察又好、做其他執法部門或者紀律部隊都好,公職人員所做全部都係執行法例嘅要求,香港人聲稱重視法治,咁對公職人員亦應該有基本尊重。前一排講得好激烈,話要就《侮辱公職人員罪》立法,囍雨絕對支持呢個建議,亦鼓勵政府盡快立法,畢竟香港有正式投訴機制,市民有不滿絕對有渠道申訴,無必要侮辱公職人員吖!

原圖:大公報、蘋果日報Facebook截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