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於七十年代未,成長於八十年代。緬懷所謂的Good Old Days,對香港部份人時常嗟天怨地感無奈,認為香港仍然是「只要努力,仍有出頭天」的福地,不擅書寫中文,寧寫口語。
作者其他博評
成王敗寇的「真理」
成王敗寇的「真理」

立法會補選前幾日就選完喇,綜觀成個選舉,最「出人意表」嘅結果莫過於盲反派姚松炎空降九龍西,但就畀紮根地區嘅民建聯鄭泳舜狠狠擊敗。事後,姚松炎本人,以及佢嘅「豬隊友」、新界西票王朱凱迪立刻畀人鬧到體無完膚,今日睇新聞,竟然連素來支持盲反派政客嘅《生果報》都加入「鞭屍行列」,出條諷刺短片恥笑姚松炎啲「handmade」橫額唔掂。其實,姚松炎用咁多「重用、人手加工」嘅橫額,都係學佢老友朱凱迪嘅。當年朱凱迪用呢招叫「奇兵突出」,今次姚松炎就被全世界恥笑;一個贏嘅受盡掌聲,一個就畀人無限「鞭屍」,囍雨真係深深體會到咩叫「成王敗寇」。


 盲反派反臉不認人


朱凱迪2016年參加立法會換屆選舉,以8萬多票勝選,成為一時佳話。朱凱迪同佢啲團隊成員作為環保人士,連掛宣傳品都用環保手法,當年囍雨喺街見到朱凱迪啲Banner,好多就係好似而姚松炎果啲咁樣喇!當年朱凱迪咁做,囍雨又冇乜聽到人講佢、話佢喎,但讚佢環保、有創意就聽過下。如今同一條方程式,套用喺姚松炎身上就係咁畀人鬧,點解?因為姚松炎輸左補選一席,盲反派繼續失去分組點票否決權,令到全世界都「鞭佢屍」囉!

 

 

姚松炎雖然自居係專業人士,但成日好似生草藥咁「噏得就噏」,試過唔止一次連政府都要出嚟澄清佢啲失實指控;不過咁,囍雨今次都少少同情姚松炎,事關見到佢身為盲反派一份子,輸咗個議席班盲反派就反面唔認人,三姑六婆都加幾腳「狂踢」姚松炎,真係人情冷暖,令人「感慨良多」呀。

 

盲反派用完貼棄 姚松炎只是棋子?


所謂成王敗寇,姚松炎輸咗係應該接受批評,但盲反派班人如果真係咁「神機妙算」、「分析獨到」,點解有咁多問題唔一早同姚松炎講,一齊去解決打好選戰呢?而家就「事後孔明」,將姚松炎插到體無完膚?囍雨只係諗到兩個原因,一係就係盲反派自己都以為贏硬,一係就係佢哋玩「食花生」,睇住姚松炎「死」,大家又點睇呢? 


原圖:takungpao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