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於七十年代未,成長於八十年代。緬懷所謂的Good Old Days,對香港部份人時常嗟天怨地感無奈,認為香港仍然是「只要努力,仍有出頭天」的福地,不擅書寫中文,寧寫口語。
作者其他博評
姚松炎不得民心
姚松炎不得民心

立法會補選結束,之前畀法庭DQ完嘅前立法會建測界當選人姚松炎,喺自己無地區政績、地區經驗嘅情況下,非常厚顏地「空降」九龍西參與補選,結果畀一直紮根深水埗嘅民建聯鄭泳舜擊敗,再一次「緣盡」立法會。對於姚松炎點解落敗,坊間已經出現好多分析,包括佢得唔到某啲地區例如民協嘅支持者支持、喺一啲新開嘅區議會選區大敗等等。囍雨簡單啲分析,覺得姚松炎之所以敗選,除咗所謂「反DQ」選戰根本唔work外,另一原因係佢由始至終都不得民心,大部份九西選民覺得,一啲自己宣誓玩嘢而被DQ嘅前議員,根本就係咎由自取!

市民未必「反DQ」

囍雨曾經聽過一種論述,話今次盲反派將選戰定位為「反DQ」之戰,而姚松炎作為「DQ受害者」,勝算可以話係比較高;但係選舉結果塵埃落定,港島區諾軒、新東范國威都勝選,偏偏就係曾經被DQ嘅姚松炎敗北而回,到底係點解呢?一種較為直觀嘅諗法,就係唔係個個選民,甚至包括盲反派嘅支持者在內,都唔係人人反DQ囉!大家諗一諗,2016年立法會九龍西選舉盲反派加埋有十幾萬票,而家姚松炎僅僅攞得十萬票多啲,差咗幾萬票喎,呢個問題真係值得思考架!

事實上,今次結果某程度上就係有唔少人支持DQ,仲要係佔多數嗰隻。如果囍雨係盲反派一員,呢個時候最應該做嘅唔係係賴政府有幾唔好,而係要深刻思考下,點解九西市民唔撐佢哋打呢個議題,會唔會係當初佢哋有人喺立法會宣誓「玩嘢」,其實根本不得民心,而唔係好似佢哋所想咁,係大部分支持都「反DQ」呢?

政府打壓之說無稽

同理,既然選民已經作出咗選擇,用選票明確表示支持DQ,所以盲反派話畀「政府打壓」、用唔合理手法攞去佢哋嘅議席,同樣係唔合理,甚至係扭曲咗事實!先唔講呢班人係先主動宣誓辱華玩嘢,政府先會入稟要求DQ,盲反派係咪都應該諗下,到底仲應唔應該事事「拉布」、搞到立法會亂糟糟。如果佢哋繼續搞事而又諉過於人,再畀市民「遺棄」,真係唔出奇囉!

原圖:姚松炎Facebook專頁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