鍵盤戰士,只求做到我筆寫我心,我手寫我口。
作者其他博評
【鐵筆錚錚】建制突破補選的啟示
【鐵筆錚錚】建制突破補選的啟示

立法會3.11補選結果塵埃落定,建制派與盲反派各取兩席,其中盲反派雖然贏得港島區及新界東兩個議席,但建制派亦不負眾望,於建測界及九龍西兩場選舉勝出。民建聯鄭泳舜贏得九龍西直選議席,實現建制派立法會地方選區補選「零的突破」,成績得來不易;而從選舉數據可見,建制派和盲反派的差距已經大大拉近,建制派在三個地區直選共取得近39萬票,佔整體43%、盲反派得票則有約42萬票,佔整體47%,兩者得票差距只有約4%。換而言之,盲反派與建制派得票的「黃金六四比」已經切實打破,可謂意味深長。

盲反派選票流失較多

若把今次選舉結果與筆者所統計的2016年選舉數字作對比,就會發現盲反派的選票流失較多。以港島區為例,代表盲反派的區諾軒得票約為13.7萬票,但盲反派在2016立會港島區選舉得票約有18萬票;新界東方面,今次本土盲反派范國威得票約有18.3萬票,看似「十分理想」,但其實盲反派在2016年立法會新界東換屆選舉,得票超過33萬票,「跌票」跌得非常駭人。至於今次鄭泳舜奪得九龍西補選議席,其得票約10.7萬票,較2016年整個建制陣營得票還要輕微多出數千票(不計及屬中間派的狄志遠);反之,盲反派在2016年立法會九龍西選舉得票約有16萬票,而今次姚松炎只得約10.3萬票。

上述數字代表甚麼?筆者認為,是切切實反映盲反派選票「大量」流失,而盲反派一行四人今次雖然一直主打「反DQ」,但明顯未得到幾大部份選民認可,就連他們自己的支持者亦嗤之以鼻。

盲反派事事政治化

其實,即使盲反派在今次地區補選三席中贏得兩席,但得票相較2016年全線下跌,可謂事出有因。近年盲反派在議內事事政治化,只以政治立場行先,又瘋狂「拉布」,令不少民生議案受到拖延,業界以至市民承受其「玩嘢」惡果。另一方面,盲反派當中不少政客明知「港獨」、「自決」不可行,卻強要把香港推進懸崖邊,試問理性、務實的香港人,又怎會接受這些害倒香港的主張呢?

作為一個希望扭轉議會歪風的選民,筆者相信不少市民與自己一樣,均希望議會能夠重回正軌、正常運作,少一些爭拗、不要再衝擊,切切實把議會變回一個議政論政、為民做事的地方。如今盲反派首次在地區選區的補選落敗,選舉結果正好摑了他們一巴掌,讓他們知道選民即使支持民主理念,但亦不一定票投破壞議會的人。

選民未必反DQ

至於有人認為,盲反派參與這場選舉,是一場與市民「反對DQ」的表態,但他們的「願望」明顯是落空了,因為從選票數字看,尤其是被DQ的姚松炎敗選,更反證了市民並非一定「反DQ」,甚至有部分市民是對個別被DQ的議員存在不滿,否則姚松炎就應該大獲全勝,而非敗北而回,創下盲反派首次在地區選區補選敗北的「新紀錄」。

在未來一段日子,還可能出現九龍西及新界東的補選,筆者希望,市民仔細回想過去幾年議會發生過甚麼事、出過甚麼亂子,再想想手中的票,如何在將來發揮作用,令香港重回正軌。

原圖:鄭泳舜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