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於七十年代未,成長於八十年代。緬懷所謂的Good Old Days,對香港部份人時常嗟天怨地感無奈,認為香港仍然是「只要努力,仍有出頭天」的福地,不擅書寫中文,寧寫口語。
作者其他博評
姚松炎被無理DQ?
姚松炎被無理DQ?

之前畀法院DQ咗嘅前立法會議員姚松炎,噚晚就發表咗一篇聲明話會「積極考慮」參選九龍西補選,話自知肩負重任,要盡力攞番議席咁話,據報今日佢仲已經表明會參選;囍雨就覺得,其實佢參選絕對冇問題,因為呢個係佢嘅憲制權利,但最大問題係,佢話自己係畀人「無理」取消議席,唔通到咗呢一刻,佢都唔覺自己有違法律?如果佢咁嘅態度去再參選立法會,會唔會好危險架?

 

被DQ係咎由自取 唔係咩打壓

 

老實講,盲反派嘅選舉策略嚟嚟去去都係果幾招,成日話人被打壓,完全冇理自己係咪有犯法。好似姚松炎咁,佢喺篇聲明度一開始就話「威權壓境」,又話被人「無理取消議席」,仲提到「年輕抗爭者」入獄、建制派修改議事規則等等,但試問以上邊一樣唔係盲反派咎由自取,唔通盲反派犯法就得,政府、執法部門依法辦事都有問題?

 

所謂「年輕抗爭者」,筆者估計係指「新界東北十三人」同埋「雙學三人」,佢哋當初用一啲暴力嘅手法表達自己嘅聲音,破壞社會秩序,甚至傷害到其他人先至被判罪成入獄,如果唔係佢哋表達嘅手法有問題,又點會被判入獄呢?至於姚松炎自己,其實佢唔係無端端或者無理由就畀人DQ,而係佢「堅持己見」,係都要喺誓詞度「加料」,所以佢之後先畀政府提出司法程序要求DQ佢,所謂「牛唔飲水」,邊「撳得牛頭低」呢?

 

事實上,喺一班候任議員宣誓前一日,政府已經好言相勸,發聲明出嚟叫啲候任議員要依法宣誓,姚松炎如果唔知,咁佢都好「無知」下喎;如果佢明知而「踩界」,咁就係咎由自取啦!

 

認清議員責任 準確宣誓

 

至於姚松炎話「自知肩負重任」,囍雨真係好懷疑佢到底係咪真係知,佢嘅基本責任就係履行議員責任,而唔係「玩嘢」搞到議席都無埋。今次補選呢四個議席,相信盲反派實會派人參選,佢哋應該要好好認清自己嘅責任,唔好以為自己有可能成為民選議員就大晒,就算畀佢哋選到,一樣要守《基本法》,以符合《基本法》嘅規定行事。Touchwood講句,如果再有盲反派人士因為宣誓等「玩嘢」被DQ,真係唔好又扮唔知咩事,話畀人「無理」取消資格、「威權壓境」喇!


原圖:Taku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