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於七十年代未,成長於八十年代。緬懷所謂的Good Old Days,對香港部份人時常嗟天怨地感無奈,認為香港仍然是「只要努力,仍有出頭天」的福地,不擅書寫中文,寧寫口語。
作者其他博評
拒絕「6‧22偽公投」 莫跟「七一」抗命「佔中」沆瀣一氣
拒絕「6‧22偽公投」 莫跟「七一」抗命「佔中」沆瀣一氣

隨著「佔中」行動在社會上遭到普遍反對之際,幕後主事人早已逐漸將「新血」的目標直指年輕人。其中,近年不斷參與各個激烈示威的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已與不同民間團體商討在「七一」發起肯定違法的「公民抗命」行動(七一抗命),包括佔領馬路和圍堵特首辦等。作為一個學生組織,學聯成員來自本港各所大專院校的學生會,當年成立目的是為了推動學生運動和增加學生對社會的投入,然而,學聯如今在政改方案尚未出爐之際,已經公然叫囂要圍堵特首辦,到底他們的理據在那裡?

學聯聲言,會以所謂「6‧22佔中公投」的投票率作為圍堵特首辦的條件,投票人數愈多,圍堵特首辦的機會便愈大。學聯公然表明計劃犯法,要求支持民主的市民為他們背書,然而他們卻沒有告訴所有民眾,所謂「6‧22佔中公投」,本身已是一個充滿「篩選」色彩的「假投票」 - 「佔中」行動透過「篩選」,將所有合乎《基本法》的方案都篩走,只餘下三個包含「公民提名」元素、但早被認定違法《基本法》規定的方案。

事實上,「6‧22佔中公投」本身已是謬論連連,犯駁處多不勝數。以題目為例,「佔中」行動主事人一再「搬龍門」,近日明知投票率高不到哪裡,特意加入一條看似「中性」的題目:「如果政府方案不符國際標準讓選民有真正選擇,立法會應予否決」。這條題目之所以有問題,在於它刻意隱去「政改方案必須合乎《基本法》」一項。現實一點說,不合乎《基本法》規定的方案,即使符合所謂的國際標準,在法律上仍然是站不住腳,選出的行政長官,其法定地位和資格亦肯定會受到法律挑戰。

上述的事實,「佔中」行動不會告訴市民、一心犯法的學聯更加不會告訴市民;「佔中」行動告訴公眾的是甚麼呢?他們會說,愈多人參與「投票」,代表愈多人支持「佔中」行動。即使閣下只參加「中性」題目的投票,而拒絕就「三大違法」方案表態、就算參加「中性」題目投票的人較三違法方案多也好,所有投票亦肯定會被計算在「6‧22佔中公投」之內,最後只再投票率不太低,「佔中」及學聯等激進人士亦肯定會將結果演繹為「支持佔中、支持犯法」。

學聯將「七一抗命」與「6‧22佔中公投」綑綁,目的無非是要催谷激進派支持者的投票率,讓「佔中」看來更明正言順,亦同時為慣性以犯法手段去表達政治訴求的抗爭者,有再次「一顯身手」的藉口。「七一抗命」和「佔中」兩者互為表裡,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在「佔中」行動及學聯眼中,爭取民主就必須犯法、就必須破壞社會安寧,即使明知會對其他市民帶來不便和造成損失都在所不惜。

早有論者指出,公民抗命和革命的其中一個分別,是前者認為公民有義務和責任去糾正政府行為,無意推翻或動搖政權,而革命則是以推翻或動搖政權為目的。學聯今趟掛上「公民抗命」之名,但卻以圍堵特首辦為目的,用心跟動搖政權其實並無二樣。到底這是否真的是「公民抗命」,看官心中應有答案。筆者在此懇切呼籲,所有真持真民主、反對「佔中」及違法行動的市民,千萬別參加激進派發起的「偽投票」,否則便會成為他們「佔中」和犯法的藉口。

激進派成功騎劫「佔中」行動,已是不爭的事實,「佔中」行動發起人對各類「佔中」民調諱莫如深,說穿了就是知道他們得不到民意支持。今次「6‧22佔中公投」,正是他們「大翻盤」的機會,要完勝「佔中」行動,「強大的反佔中民意」是理性市民唯一的籌碼,熱愛真正和平和民主的你,絕對不要跌入他們的圈套,以免成為幫凶而不自知。

原圖:skypost.hk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