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是個悲觀派,為人木訥、愛思考、少說話、不愛做事。2005年出於對記者這一職業的崇敬加入報界,短短數年間,每日跟來自五湖四海的人物接觸、跑新聞、搶新聞、寫新聞,讓我深入了解自己,也更了解香港。2012年毅然轉職,深信即使時間在變、世界在變,但某些應該堅守的信念不應改變。每天發著白日夢,深信香港會變得更好。
作者其他博評
【筆評則鳴】薯片是民主派的傀儡?
【筆評則鳴】薯片是民主派的傀儡?

為「撐」薯片,民主派選委的歪理可以去到幾盡?聲稱要「團結」,但支持薯片只因他是「最能夠和中央及西環對抗」的人,這又是甚麼玩法?教育界選委兼教協理事方景樂,接受訪問時親身示範何謂「團結為名,對抗為實」;方老師在訪問中說得明白,選曾俊華就是要對抗西環和中央政府。自稱團結各界的候選人,跟支持自己的選委關係原來建基於「鬥爭」,試問可如何團結香港?莫非在這批「好鬥」的選委眼中,曾俊華只是他們對抗中央的傀儡?

教協以鬥爭為綱?

繼公民黨後,香港最大的教師工會教協亦宣布,名下35票將全投曾俊華,理由是他們的會員絕大部份支持對方云云。作為老牌政團,教協的決定當然不是如此簡單,方景樂說得清楚,投票的決定,是考慮過候選人如何「團結香港人」和「對抗中聯辦及中央政府」的控制;換而言之,他們支持曾俊華的理由,其實跟公民黨完全一樣,都是「以鬥爭為綱」。

香港過去幾年社會分化嚴重,不同政治立場者互相攻訐,這是不爭的事實;相信筆者跟大部份香港人一樣,都會以歷時79天的「違法佔領」(或教協眾人口中的「雨傘運動」)作為社會撕裂的分水嶺,也即是說,一切都源於政改方案。

違法佔領 撕裂社會

「違法佔領」因何而起?方景樂等人將責任推到人大常委會的「8.31框架」上去,但其實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早於2013年1月已在其「鴻文」《公民抗命的最大殺傷力武器》中提出「違法達義」的恐怖概念,以「違法佔領」迫使中央政府就範,達到他們認為「公義」的選舉制度;相反,所謂的「8.31框架」,其實是在足足一年多後,即2014年8月31日才通過。

「違法佔領」正是「未埋檯傾,先片你兩刀」,亦是令中央政府和香港之間的互信驟然失去的主因。要香港政制向前行一步,甚至是實現教協及方老師口中的「真普選」,唯一機會就是中央政治和香港之間可以重建互信,只有在此基礎上溝通、互讓互諒,香港政制方可以向前走。在此現實環境下,今日所謂的民主派選委仍然堅持事事鬥爭為先,甚至視特首選舉為跟中央政府對抗的政治舞台,試問政制又如何向前走?政制原地踏步,要重新團結香港又從何說起?

香港社會撕裂,責任在誰?

社會撕裂,大家都輸。那麼撕裂的責任在誰?方老師在訪問中聲稱,政府作為擁有最大公權力的一方,責任當然在政府,又恥笑認為各方都有責任者,要求對方跟他上一課通識課云云。

沒錯,政府擁有公權力,但難道立法會議員就沒有公權力嗎?過去幾年,「拉布」無日無之,創新及科技局?拉!版權修訂條例?拉!醫委會改革方案?拉!就連民主派議員今日簇擁著的曾俊華,他在任財政司司長時提出的財政預算案,其實亦連續多年遭「拉布」拉得落花流水。敢問方老師一句,令到社會撕裂和分化,民主派真的一點責任也沒有?

方景樂應再上通識課

方老師又提到,特首梁振英就議員的言論提出「司法覆核」,正是令到社會撕裂的原因之一,認為只要對方淡然以對,矛盾就可化解。筆者看來,最需要上通識課的不是別人,而是方老師自己,連基本事實都弄錯就提出質疑或批評,試問怎為人師?就讓筆者權充一下「老師」,為方老師補補習好了。

首先,梁振英並沒有就議員的言論提出司法覆核,他只是對某位議員在議會外的涉嫌誹謗言論,提出民事訴訟而已;而作為老師,方老師教導學生時,不知會否叮囑莘莘學子,作出任何指控都要有憑有據?會否教導學生,不能隨意誹謗他人?又會否告訴學生,在法治社會,透過法律途徑維護個人名聲其實是最文明的手段?

老師竟帶頭散播仇恨

方老師對於掌握的資料與事實有嚴重偏差,絕不限於上述例子。他說,香港作為國際大都會,不明白為何仍然要求選擇一個「聽話」的人當特首;筆者不知道方老師的訊息從何而來,敢問一句,中央政府何曾要求過一個「聽話」的特首?中央政府要求的,說得「白」一點,就是一個可以維護一國兩制、捍衛國家領土完整的特首,這根本是選特首的基本條件,而非「聽話」或「不聽話」的問題。

對於為人師表者,我們常常都有寄望,期望他們可以客觀處事,放下政治成見,為香港培養出優質的下一代。然而,在今天香港的政治氛圍下,這種正常不過的寄望,原來竟是奢望,帶頭播下仇恨種子的竟是老師!他們口中的團結香港,原來是擁護一個可以「反抗」和「對著幹」的人,今日香港果真千奇百趣。今日的曾俊華,只是民主派「對抗」的工具和「鬥爭」的傀儡,他上場就可以團結各界?傻的嗎?

原圖:RTHK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