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是個悲觀派,為人木訥、愛思考、少說話、不愛做事。2005年出於對記者這一職業的崇敬加入報界,短短數年間,每日跟來自五湖四海的人物接觸、跑新聞、搶新聞、寫新聞,讓我深入了解自己,也更了解香港。2012年毅然轉職,深信即使時間在變、世界在變,但某些應該堅守的信念不應改變。每天發著白日夢,深信香港會變得更好。
作者其他博評
列顯倫敲響暮鼓晨鐘
列顯倫敲響暮鼓晨鐘

月前,特首梁振英提到不少基建工程受到社會人士反對或司法覆核,工程進度因而受阻。此言一出,立遭泛民政客狂轟濫炸,歪曲原意謂特首計畫剝奪港人權利云云。言猶在耳,在法律界地位崇高、生於斯長於斯的終審法院前常任法官列顯倫卻罕有開腔,批評近年有人濫用司法覆核譁眾取寵,圖癱瘓特區政府運作。列官之言,如同為香港敲響暮鼓晨鐘!

濫用司法覆核真實存在

過去一段時間,部分泛民背景的法律界人士往往只談司法覆核的「權利」,而不講「濫用」的禍害,甚至乎拒絕承認覆核有被濫用。列官在演辭中清楚點出濫用的例子——讀法律的港大前學生會會長梁麗幗,就政改諮詢提出覆核,就屬毫無理據的「濫用」。

列官更批評,把特首列為答辯人是「譁眾取寵」,質疑梁同學是否想將「曾控告特首」一項列入自己的履歷表。列官甚至特別提到,將整個政府都列為覆核對象更是「濫用」的顯例,認為這是一種摧毀政府的恐怖主義。除此以外,列官在演辭中亦強調,法庭是處理法律的,而不是辯論政策的地方,司法覆核絕非用於挑戰政府政策。

上述例子,正好凸顯香港今日的問題:「濫用」司法覆核,刻意「政治問題,法律解決」,為求達到政治目的,將法院視為炮台,藉以政治攻訐政敵。

誠然,司法覆核可以讓市民制衡政府的「非法」、「越權」或「濫權」行為,每個人必須珍視這權利。不過大家亦必須清楚理解列官演辭的內涵──他不是要放棄制衡、不是要取消司法覆核,而是單純針砭司法覆核制度被濫用的現況。

梁家傑可會汗顏?

或許是深知列官的批評極具威力,具資深大律師頭銜的公民黨黨魁梁家傑接受電台訪問時繼續詭辯,指「法庭會把關」,圖佐證濫用「不存在」。梁大狀或許未留意,列官其實早已明言,部分法官在處理一些覆核申請時,雖有顯而易見的駁回理由,卻用上過長判詞,列官更直言覆核申請應作規範;甚至連大律師公會主席譚允芝亦認同,過去的確有人濫用司法覆核,而且是藉申請法律援助去進行,直言「法援署可能需要把關緊一點」。

以梁家傑為首的一眾政客,對司法覆核被濫用視而不見,甚至捩橫折曲,指責反對濫用者「破壞法治」。未知他們今趟聽畢列官及譚允芝之言,可會反省或汗顏?抑或是繼續掩耳盜鈴,繼續直接、間接支持濫用司法覆核,為達政治目的不惜犧牲香港的法治?

原文轉載自《星島日報》2015年12月17日(小標題由本網編輯修訂)

原圖:role.hku.hk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