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黃叫環保黃
有一種黃叫環保黃

本文作者為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成員黃子毅


環保團體撇除政治中立的,餘下有些叫環保黃,《大公報》在8月16日的就某環保團體的報道就是例子之一。環保黃表面是環保團體,有的甚至公然申領政府項目資助維持營運,但真實的面孔就是搞政治的工具,通過環保議題去實現政治目的,包括反對興建焚化爐。在歐洲有環保少女叫口號做騷,在香港就有環保黃,這些政治餘毒,對於要落實「以結果為目標」的第七屆政府而言,不能不察。

 

最近李家超特開通微博加強溝通,有不少網友在評論區持之以恆地反映新界東北堆填區對深圳蓮塘居民生活造成重大影響。鳳凰衛視最近亦就堆填區問題展開專題報道,畫面見到記者站在打鼓嶺民居的天台,可以直視東北堆填區全貌。東北堆填區的選址是歷史遺留問題,毗鄰打鼓嶺各村落,距離蓮塘口岸只有短短2公里,自94年運作以來,這附近的深港居民的眉頭就沒有舒展過。立法會正值休會,日前有立法會議員路過蓮塘視察,其面書及微博貼文都反映當地的臭味問題。

 

坦白講,每日都聞到來自堆填區的酸餿臭味,心情怎樣開朗?在這片土地讀書有何良好的上課體驗?再精裝修的豪宅在打開窗的一刻又有甚麼意思呢?

 

今年,有出身自打鼓嶺的立法會議員趁新政府上任,在立法會特首問答大會以及口頭質詢環節先後向特首、環境及生態局局長反映堆填區對深港居民的影響,並請政府改善堆填區營運的監管、盡快興建好兩座焚化設施從根本改善問題,亦避免阻礙北部都會區發展。

 

議員按議會機制反映問題,如此正常的質詢問政,在一個月後竟然惹來某環保團體公開發傳媒稿點名批評,指控議員沒有按事實反映情況,說焚化爐建造和營運成本不菲,會對納稅人造成承擔,又指未來屯門曾咀的焚化爐有空氣污染,也會影響深港人民的感情,反建議議員促請政府做好源頭減廢就好。

 

簡單總結這個環保團體的新聞稿,陰陽怪氣引導媒體轉移視線,又絕口不提堆填區是落後的方法,反而批評正在規劃興建中的焚化設施,感覺似就環保署監管堆填區不力保駕護航,目的相當狠毒。

 

就算按這個環保團體的建議,即使將源頭減廢推動到一個頂點,始終有人住的地方就會有都市和建築廢物,一日沒有焚化爐,堆填區很快就會堆滿。不談內地北上廣深,就新加坡自己都有幾座焚化爐處理各類廢物,為甚麼在這個環保團體眼中,香港就不配擁有焚化爐?

 

此外,從成本角度去反對焚化爐亦屬於不帶大腦的觀點。如果事事從成本論出發,特區政府是不是也不應有幾座發電廠,是不是要學台灣當局用愛發電?某些環保團體只講源頭減廢,又反對焚化設施,是逆時代潮流的建議。

 

環保黃上綱上線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港人需要思考,有些環保團體不停反對焚化設施,目的是甚麼,又有何居心?是想這個地方好,還是借環保議題玩弄政治?東北堆填區位置尷尬,就在口岸附近,一日仍在,始終都會影響深港口岸經濟帶的發展,影響香港融入國家發展大局。此刻相信大家心中自有答案。

 

最後,對於一個國際大城市而言,焚化設施不是選擇題,而是必選題!


原圖:星島日報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21
好正
2
心心眼
0
好好笑
1
令人傷心
2
嬲爆

評論

  • +86135****8277
    +86135****8277
    1月前
    0 回應 檢舉
    支持笔者的分析

    沒有更多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