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融,資深傳媒人,中學畢業後任《英文星報》記者及採訪主任。曾加入廉政公署,其後升至總新聞主任一職。1985年出任《英文虎報》總經理,及後兼任總編輯,期後更出任星島新聞集團總經理,兼《快報》出版人。現為公關公司負責人。
作者其他博評
水炮車和洗街車
水炮車和洗街車

一所學校的通識課,黃老師找來了自己友政客,參與同學討論政府運作,東拉拉,西扯扯,是有意或有心,扯上了警方買水炮車。政客和老師問大家,知不知道警方要買三部水炮車。大部分同學一臉茫然,在有一、二人說「知」的情況下,大家都點頭附和說:「知。」黃老師:「大家知唔知水炮車用來做甚麼的?」同學:「唔知!」

政客馬上趁機解釋水炮的威力,五米內水力達每秒320磅,十米內又280磅等等,同學們一臉「唔知你講乜」。

黃老師和政客互望一眼,改變策略。「大家有無見過洗街車用那些強力水喉?」「有。」「我知我知,我媽媽係水喉槍手,啲水好勁㗎!」政客:「咁用呢啲水喉射人會點㗎?」

「唓,邊有用嚟射人㗎?」「啲人好小心,唔會濕到人。」「水喉洗街,噴走垃圾啫。」「我知我知,我見過喺後巷,有阿叔用水喉射曱甴,嘩,好多曱甴,全部射走晒,好犀利。」「唓,好叻咩?我仲見過有隻肥老鼠想走,畀人用水射到反轉,幾過癮呀,哈哈。」

黃老師:「咁殘忍,虐畜!如果啲人被水咁射,好似老鼠、曱甴咁,你話啱唔啱?」

「老鼠、曱甴又唔係人!」「都話唔會射濕人囉,我阿媽好小心㗎。」「乜甴曱唔係昆蟲咩,點算虐畜呢?」「嘩,Missy,有曱甴呀!」黃老師嘩一聲跳起來,同學們大笑。「Missy怕曱甴喎!」

「我知,Missy係話,如果有人用水槍射走啲阻住人返學,等人去唔到醫院睇醫生,又搞到人返工遲大到嗰啲垃圾人,點睇喎?」「哦,嗰啲衰人?我阿爸阿媽好憎佢哋㗎,Missy,你幫佢哋呀?」「唓,無咗啲衰人,幾好呀。」「射走啲曱甴垃圾?我想睇呀,邊度有得睇呀?」

有同學插嘴:「哈哈,我知道邊個唔想人射走啲曱甴。黑超特警嗰個外星人最憎人踩曱甴,因為佢其實係隻大曱甴,好核突㗎。」「我都有睇過。」「我無睇過,無綫幾點有得睇?」

下堂鐘聲響起。「OMG(Oh My God)!」黃老師和政客望着一班童言無忌的學生,額頭開始滴汗。

原文轉載自《晴報》 2015年4月21日


原圖:takungpao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