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氈底下的仇恨
地氈底下的仇恨

國安法實施以來,許多人舒了口氣,覺得生活終於恢復正常了,但,社會真的回復平靜嗎?


我相信,表面是安寧的,但好多人內心絕不平靜。反中亂港分子在國安法五指山下,不敢犯險,心卻憤懣,這些潛藏的憤怒積聚起來,隨時變成極端激進思想,恐怖分子往往是這樣煉成的。


或者,我先跟大家說一個真實故事。


25歲的艾哈邁德,出生自伊斯蘭教家庭,6歲開始跟父母移居丹麥。


艾哈邁德像所有丹麥孩子一樣成長,愛踢足球,丹麥語也學得很好,他以為,自己已完全融入這個國家。十來歲的時候,父親決定帶他去麥加朝聖。「父親告訴我,你是穆斯林,你必須知道你的歷史、你的背景和你的宗教。……當我們回來時,我很高興,我看到有來世。」


朝聖回來後的艾哈邁德變得虔誠,他放棄了T恤牛仔褲,開始穿傳統伊斯蘭服飾,別人質疑伊斯蘭教,他會極力捍衛。譬如同學嘲笑「你們會用石頭打女人,你們會鞭打自由發言的人」,艾哈邁德就會跟同學激辯。


信仰開始讓他遇上麻煩。


校長報警,說同學都怕他,認為艾哈邁德自沙特阿拉伯回來後變得激進,大家認為他已是極端分子,會做危險的事。


艾哈邁德因為被警察調查,錯過了年終考試,他覺得很生氣也很丟臉,心想:「他們說我是恐怖分子,那我就當一個恐怖分子給他們看看。」


他跑到清真寺跟朋友訴苦,有教友推介他看網上聖戰視頻,內容多是討論西方對穆斯林的虛偽。其中一位激進神職人員說:「如果我們不反抗,西方將殺死全世界所有穆斯林。」


艾哈邁德開始對聖戰心動,並打算離開丹麥,動身去巴基斯坦。就在此時,他接到警察來電,約他出外喝咖啡。


艾哈邁德不情不願地應約了,跟警察來的還有另一位穆斯林,他以無可辯駁的邏輯來跟艾哈邁德辯論,當中最觸動艾哈邁德的是這一句:「你要成為一個不會傷害無辜人民的好穆斯林。」


原來,警方徹底查過艾哈邁德,發覺他只是一個被煽動的激進青年,尚未犯罪,於是把他納入一個叫做「奧胡斯模式」的計劃,給他配對生命導師把他引領回正途。


從此,同是穆斯林的生命導師不斷跟這激進青年人相約聊天,幾個月後,艾哈邁德打消了參加聖戰的念頭,留在丹麥唸大學,還接受BBC訪問述說自己的轉變。他說,希望有一天也可成為別人的導師,幫助跟他遭遇相同的人。


這是丹麥一個被稱為「奧胡斯模式」的計劃,目的是勸阻年輕人不要加入恐怖組織,清洗他們的激進思想。


2012年開始,歐洲出現一個奇怪現象,就是很多歐洲長大的年輕人忽然離開國家,跑去中東當「聖戰」戰士。根據國際激進化和政治暴力研究中心(ICSR)的數據,自2012年以來,已有3000名歐洲公民加入ISIS,其中以比利時、丹麥和瑞典最多。


丹麥是個福利很好的國家,但為什麼如此優越環境,仍有這麼多人放棄安逸跑去山洞打聖戰?


奧胡斯大學心理學教授發現,丹麥公民有如此高比例的「聖戰」戰士,是因為有些人未能很好地融入社會,或者社會對這些人有濃烈的排斥感。於是,丹麥政府決定採取一種名為「奧胡斯模式」的軟手段,對高危但沒犯法的人,以人生導師的方式把他們拉回正軌。結果,2015年,丹麥只得2人跑到敘利亞。


丹麥經驗,好值得香港借鏡,年輕人的仇恨被掃到地氈底,不會自動消失,他們躲在暗角,隨時會變成極端分子,社會真的要好好思考如何開展漫長的去激進化工作。


原文轉載自《大公報》 2021年09月12日


原圖:文匯報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40
好正
8
心心眼
1
好好笑
4
令人傷心
3
嬲爆

評論

  • acp4711@yahoo.com.hk
    acp4711@yahoo.com.hk
    5天前
    0 回應
    good
    • 你的光榮,我的榮耀
      你的光榮,我的榮耀
      5天前
      0 回應

      沒有更多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