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專業團體政治化 認清三重定義
阻專業團體政治化 認清三重定義

本文作者為言論自由行行政總裁黃永


香港律師會本周二改選,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上星期發言強調「若律師會變成一個政治化團體」,則政府有必要重新審視雙方關係。她以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為例,警告專業團體如被政治騎劫或凌駕其專業,那「特區政府唯一的取向便是與其終止關係」。


即將卸任的律師會會長回應,指組織「一直保持中立」;另外有律師慨歎,為何當局不接受已經「算是相對溫和」的參選人--這些說法雖未至於對政治無知,卻是對目前的管治格局嚴重缺乏理解,而箇中首先要釐清之關鍵重點,當是何謂「政治化」。


「政治化」的基本定義,可廣泛理解為提升政治參與,範圍包括議政、論政、集會、遊行、助選、參選……等等。在2019年反修例暴亂之前,香港律師會及其理事在這個框架下的任何所謂「政治化」行為,相信從來也不構成中央和特區政府的憂慮。這種最低層次的政治中立,乃簡單如在立法會或特首選舉時,香港律師會不就個別候選人表態支持或反對便可;另一方面,北京當局亦一直歡迎本港律師以人大或政協的方式,參與國家政務。


然而,現時特區政府擔心的專業團體「政治化」現象,卻是在上述基礎之上的另外三重定義:


藍黃兩極凌駕科學 阻礙抗疫


第一層定義:政治化等同「兩極化」(Politicized = Polarized)--西方學術界近年經常把政治化和兩極化放在一起研究,特別是過去一年多的抗疫時期,學者發現各國也有不少人因受煽動而出現「政治凌駕科學」的現象。例如美國許多由共和黨操控的地區,對拜登政府的接種疫苗呼籲乃至防疫措施不單置若罔聞,更全面抵抗,有共和黨州長更以行政命令禁止學校管理層要求學生必須戴口罩;而截至8月下旬,完成整個接種疫苗程序的比率亦只得52%。相對美國的「共和Vs民主」,香港的「藍黃兩極」亦同樣阻礙抗疫成效,尤見於大量教職員由一開始對定期接受檢測,以至後來主動接種疫苗,均抱持負面消極態度,接種疫苗比率更一直較許多其他行業為低。


事實上,政治化就是凡事兩極化,在本港政壇亦非甚麼新鮮事:打從上屆特首梁振英上場第一天開始,泛民便擺出「今後勢不兩立」的政治姿態,其中最離譜莫過於社福界爭取多年的「取消衰仔紙政策」(即長者以獨立身份申請綜援前,子女必須已簽署不供養父母證明書),於梁振英政府拍板落實後,業界竟視之如無物,並繼續狠批特區政府在安老政策方面毫無寸進--可見一旦被泛民定性為敵人,對手即使依從其建議,亦不存在任何妥協及往後繼續合作的空間。


泛民激進派合流 議會漸失控


第二層定義:政治化等同「激進化」(Politicized = Radicalized)--其後泛民從兩極化再上升一個層次,開始與激進勢力合流,形成了所謂「非建制派」,政治理念變得更為含糊(因本土派從不接受民主回歸論),並單純以反對建制、拉倒一切為目標。這時議會由混亂逐漸變為全面失控,關鍵一幕是2019年5月11日的《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委員會「鬧雙胞」,建制與非建制派於同一時段開會而爆發肢體衝突,雙方均有議員受傷並報警。


留意事件由始至終的關鍵,是向來以「溫和泛民」包裝的涂謹申亦變得激化--當時內務委員會通過由石禮謙負責選主持程序,立法會秘書處亦不再支援涂謹申召開會議,但其秘書竟以「法案委員會秘書」自居,旨在火上加油,表面溫和而實質行為激進。尤其涂謹申身為律師專業兼泛民領袖,卻沒有叫停己方暴力,只懂數落對方不是,成為年輕世代壞榜樣;亦由議會出現「群毆」的那刻開始,令泛民從過去一直主張和平、理性、非暴力,淪落至隨波逐流追求網絡民粹,從此被暴力攬炒牽着走,結果導致今日窘境。


甘願當美棋子 政治騎劫專業


第三層定義:政治化等同「美國化」(Politicized = Americanized)--這層次的政治化,不單指把美國為首的那套民粹選舉模式,視為國際唯一標準而硬套於香港,而是在意識形態層面以外,認定了香港只能依靠美國來爭取訴求,卻從不打算與自己祖國商討合作。此中最荒謬的想法,是不少港人(包括專業人士及學者)真心相信,縱然時任美國總統特朗普是個經常胡謅且心術不正的瘋子,但亦只有這種人才願意與中國抗衡,那怕他純粹在利用香港!觀乎美國撤出阿富汗成為國際笑話,反照當日那麼多港人慶祝《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通過之荒誕。


公開表示甘願當美國政府的棋子,當眾揮舞美國國旗,從中央角度,那肯定屬於政治騎劫了專業判斷,甚至是政治騎劫了理智與良知。可是當日不見眾專業團體譴責,就連基本提醒亦欠奉,部分人更利用其專業知識為暴徒開脫--這不可能叫溫和或中立,而是有人逃避、有人煽動。至於具法律背景的議員到美國要求當地政客制裁香港,那是美國化政治滲透特區之極致表現,更是「港區國安法」打擊的重點。


完善特區管治 建制刮骨療毒


中央需要完善的不止是香港的選舉制度,而是特區整體的管治制度;由亂到治,亦不止於壓制社會表面的動亂,而是一次過替建制派內部刮骨療毒,當中既有專業團體,亦包括官員、議員、商界。專業界別作為建制的中流砥柱,首要任務自是阻止專業團體政治化,以避免任何形式的政治騎劫,實際做法則是朝上述3個層次之相反方向出發:第一,避免兩極化,要由大灣區開始促進融合;第二,應對激進化,靠專業人士向社會各界加強理性論述,用rationalization中和radicalization;第三,抗衡美國化,要透過香港的「一國兩制」,向世界展現何謂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外交思想。


原文轉載自《經濟日報》2021年08月23日


原圖:政府網頁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6
好正
3
心心眼
0
好好笑
0
令人傷心
0
嬲爆

評論

  • 你的光榮,我的榮耀
    你的光榮,我的榮耀
    1月前
    0 回應
    正確

    沒有更多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