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回歸年代走的教育路
後回歸年代走的教育路

本文作者為教育評議會主席何漢權


在一個新書發布會上,有電子媒體問筆者:香港的教育,未來應該如何走下去?這是相當龐雜的一條大問題。所有教育的持份者,對教育的願景,遙望星空,都有一幅藍圖,怎樣落筆,要畫些甚麼,東西南北各派都有異;軟體硬體的排列,角色決定了次序;照顧個體個性的發展,抑或要先考慮集體的進步為尚?投資在幼稚園階段最重要,還是大學要錢財人才配合才能栽培?千般看法,萬重意見,藉着人人都是施教者,亦是受教者相同重視教育的特質,釋放出來。


但現場記者的提問,明顯是衝着回歸已二十四年的香港,各級學校教育對年輕人國民身分認同出現的危機,從而帶出「香港教育的前路要如走下去?」


主辦單位場租時限矜貴,只能長話短說:首先,要走進後回歸年代,一國兩制的五十年不變,已走過一半的時間,在這近銀禧的回憶系統裏,整個香港、社會各界,乃至特區政府的各局施政布置裏,究意有多重視《基本法》下的一國?答案顯然很不積極,並且有逆向而行,局部乃至全面否定一國的存在。


七一和平回歸,安定繁榮過渡,政權歸回主權,本是值得慶賀,但讓人嘖嘖稱奇的是,要彰顯政黨政治實力的,要在思想領銜、繼續樹立反中反共鮮明立場的,內外的反對力量,每年就硬要選七一「良辰吉日」來個大遊行,意欲何為?就是衝着特區及中央政府而來,三面夾攻,左就說違反人權,中間就說破壞法治,右就說傷害普世價值。


總之,每年就最少有一次大罵特罵、人身攻擊的機會。群眾造勢必定影響群眾,感情愈豐富,會愈入局,理性愈迷路。最終是人權自由民主無限叫價,國家認同永無歸期,在回歸二十四年裏,連學校在內的社會各界,並未有在教育的各範疇裏,正視一國存在的重要意義。結果對一國的認識是採取有意無意的忽略,更有甚者,是刻意扭曲一國的種種成就。


因此,後回歸的教育如何走?千思百慮,第一條必須要確立的是,「一國兩制下的香港教育」是連體不能分割,這是《基本法》斬釘截鐵說明的;第二條,筆者認為是香港、國家與世界是生命共同體,永遠是一體的唇齒相依,這是香港學校教育在考評上的頂層設計,不能「走數」的。


原文轉載自《文匯報》2021年07月20日


原圖:RTHK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3
好正
2
心心眼
1
好好笑
1
令人傷心
1
嬲爆

評論

  • shuyicai58@gmail.com
    shuyicai58@gmail.com
    2月前
    0 回應
    中国女子宋庆龄在泰国中枪身亡。

    沒有更多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