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國者」非新篩選 重建民主基礎
「愛國者」非新篩選 重建民主基礎

進入3 月,香港一國兩制進入新篇章,有不少朋友對我說,這是二次回歸,大快人心。人大審議《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完善香港特別行政區選舉制度的決定(草案)》(下稱《決定》),為落實愛國者治港,作出制度上的保障。愛國愛港的建制力量朋友,對此決定固然拍手稱快;但社會上仍有不理解的聲音,認為在《決定》下的新選舉制度,跟我們一般理解現時西方選舉會有一些差異,擔心這是「民主倒退」。但選舉不等於民主,而民主亦不止限於選舉形式來體現,而且筆者認為更重要的,是為什麼我們要強調「愛國者治港」。


回歸基本政治底線


我們要面對的,是香港長期以來扭曲的政治生態。香港的反對派,長期利用過去半個世紀的冷戰思維,以反對國家和否定國家的根本政治制度,作為政治旗幟和政治資本,以進入建制反建制。反對派在2018年立法會補選接連失利後,翌年便以反對修改《逃犯條例》為藉口,以顏色革命的手段,引爆政治風暴,令香港一國兩制到了岌岌可危關頭,黑暴令人惶恐不可終日,至今想起猶有餘悸。


然而在所有西方民主選舉中,「愛國者」是從政和掌握公權力的基礎。大家對公共政策可以有不同的意見,對角逐公職可以展開激烈的競爭,但前提必須是愛國者。以美國國會議員的就職誓辭為例:「余,(姓名),莊嚴地發誓(或肯定)余將支持並捍衛美國憲法,反對所有外國和國內之敵人;我將對此持忠誠並效忠;余自由承擔此項義務,無任何精神上之保留或逃避之目的;且余將忠實履行余即進入之職位之責。」


這誓辭正正體現出美國對公職人員的愛國、奉獻和鬥爭的精神是有要求。他們對於不愛國的,也定必追究到底,比如涉嫌發動國會山莊事件的前總統特朗普。可見「愛國者」不是異於西方民主制度,不是新的門檻、新的篩選,只是回歸基本的政治底線,重建政制發展的基石。


愛國是如此基本的政治底線,很可惜很多反對派人士一直不願意遵守,而且變本加厲,難怪香港的民主政治變得如此荒腔走板。有些人或會跳出來說,愛國這東西很抽象,但真的嗎?或許高尚的愛國,需要在危難時才能體現出來,像去年內地疫情期間,願意逆行到疫區救援的醫護們;但愛國的底線是可以客觀道出的,筆者想特別強調鄧小平的一段論述「何謂愛國者」:「尊重自己民族」、「不做損害祖國利益的事」、「不損害香港的繁榮和穩定」。


反對派所作所為罄竹難書


大家回憶過去幾年發生的事:反對派在自身利益的驅使下,長期縱容或鼓吹港獨分離思想,事無大小的對國家妖魔化,勾結外國勢力,以爭取外國政府制裁國家和香港為榮,更在2019 年透過謊言文宣,製造仇恨,發動長期大規模的街頭暴力和網上暴力,「私了」異見者甚至無辜的市民和遊客,佔領破壞立法會,濫用程序癱瘓議會,導致社會嚴重撕裂,他們所作所為罄竹難書,肯定就不是愛國者了。愛國是民主的前提,社會必須凝聚愛國的共識,民主才能走下去,否則,在如此複雜的國際鬥爭的環境下,一些外國利益的代理人,透過一番政治操作,以漂亮的口號透過「民主選舉」上台,做盡出賣國家利益的事,最終社會更加民不聊生,發生顏色革命的國家可謂前車可鑑。這種「民主」,有意義嗎?


愛國者要摺起衣袖辦實事


香港是世界上最自由的地方,享有非常寬鬆的選舉規範,然而反對派一再濫用這些自由,誤判中央的包容是軟弱。如今中央只好主動出手,完善香港選舉制度,撥亂反正堵塞漏洞,也可算是反對派「成功爭取」。但下一步,我們亦要反思,為什麼這些反中亂港的人,政治上如此有市場?他們作亂的社會土壤是什麼?我們要從源頭解決問題,愛國者要摺起衣袖辦實事,拿出決心推動社會改革,令市民的生活更好,更有獲得感和幸福感,香港才能真正重新出發。


原文轉載自《明報》 2021年3月10日


原圖:RTHK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8
好正
2
心心眼
0
好好笑
1
令人傷心
2
嬲爆

評論

  • +85298****49
    +85298****49
    1年前
    0 回應 檢舉
    Excellent

    沒有更多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