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 (Hong Kong Association of Young Commentators) 為社團註冊的獨立非牟利性團體,宗旨是聯誼,為關心社會並熱衷於撰寫文章及發表評論的青年時評員提供聯誼和交流平臺,透過加入協會,增進成員間的聯繫和交流,促進自我增值,就社會時事等交流意見,研討問題,建言獻策。
作者其他博評
不作死就不會死的攬炒派
不作死就不會死的攬炒派

本文作者為王俊傑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成員


試想一個人有周詳計劃,意圖強姦或殺人,並在付諸實行,造成傷亡前被執法人員制止,這個人還算清白之身嗎?更何況戴耀廷的「真攬炒十步」,殘害的並非一個人,而是一整代香港人?

 

回顧戴耀廷去年4月提出的「真攬炒十步」:第一步,政府DQ部分攬炒派參選立法會議員的資格;第二步,爭取35+立法會議席;第三至第七步,否決財政預算案,迫使特首辭職,政府停擺;第八至第十步,發動激烈抗爭,香港進入緊急狀態,西方國家實行政治經濟制裁。戴耀廷這攬炒十步有目標,有步驟,如同上演一場「謀殺香港」的奪權大計。難道參與其牽頭的初選不涉及組織、策劃、使用非法手段顛覆國家政權?政變失敗又不須負責嗎?

 

當然,攬炒派在警方的大搜捕後,一如以往,祭出各類歪理,抹黑行動,理據亦大致分為三類:

 

一,《基本法》第50及52條列明,立法會否決預算案後,行政長官解散立法會,而重選的立法會仍否決原案時,行政長官必須辭職。筆者認同法例清晰地說明行政、立法互相制衡,但法例旨在設計憲制程序,解決一旦發生的衝突危機。相反,攬炒派又能找出《基本法》容許搞攬炒政變,故意癱瘓政府的條文嗎?

 

二,「真攬炒十步」如戴耀廷的「狂想曲」、「科幻小說」,需多方配合,質疑《國安法》「無限上綱上線」,推砌動機,給初選者定罪。筆者認為這個說法避重就輕,忽視昔日戴耀廷提出方案時,正值攬炒派大勝區議會選舉,美國總統特朗普尋求連任的時候。還記得《國安法》7月剛生效,攬炒派深信特朗普的抗中手段,氣焰甚高,目無法紀,大搖大鼓地在港營造民意,給西方社會打壓中國的藉口。如今特朗普敗選,自顧不暇,攬炒派亦因錯判形勢自食其果,何必怪人秋後算帳?倘若承擔不起法律制裁,就不要學人搞攬炒,搞政變。

 

三,參與初選不等於認同「攬炒十步」,有攬炒派笑言「豈不是參加由戴教授主持一個學術研討會,談及純學術問題,而沒有即時離場,是否已等同支持否決財政預算、顛覆國家」。不過,翻查資料,民主派5月曾達成共識,同意運用立法會議員權力,否決預算案。換言之,這是場有組織,有計劃的政變行動,若非《國安法》出鞘,或許民主黨和社民連等政黨已轉軚參與否決。因此,檯面上的割席,是否代表他們不是攬炒幫兇?又不會壯大其他違法者的聲量?當然,關於論證相關犯罪意圖,筆者認為要留待警方搜證和法庭裁判。

 

總括而言,警方的大搜捕旨在制止違法行為,而非攬炒派所指般「無限上綱上線」。回應筆者首段提出的問題,根據 《刑事罪行條例》 第159G條  ,任何人如意圖犯罪,而所作的行為已超乎預備犯罪的行為,即屬企圖干犯該罪行。因此,企圖強姦或意圖謀殺,均有機會定罪。即使不構成相關罪行,亦可被控其他罪行,如猥褻侵犯、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或普通襲擊等,視情況而定。究竟初選發起人或參加者結局如何?筆者只能說,若非有人故意挑戰《國安法》的權威,7月堅持舉辦初選,又怎會招來如此惡果?


原文轉載自《巴士的報》 2021年1月11日


原圖:中通社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7
好正
0
心心眼
1
好好笑
0
令人傷心
0
嬲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