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志剛,前行政會議成員,現任智庫組織「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總裁。張志剛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分別獲授學士及碩士學位,文章常見於本港各大傳媒,著有《悲劇,悲香港》及《風雨聲中》等書。
作者其他博評
金曲重溫
金曲重溫

應該在30多年前,那時候有一首台灣中文歌曲流行一時,歌詞其中兩句是:「忍無可忍的時候,我會挺身而出」。這兩句歌詞當年是膾炙人口,到30多年後的今天,「忍無可忍」又再成為政論熱潮。基本法委員會前主任喬曉陽固然在《基本法》頒布30 周年法律高峰論壇以此為題,發表議論,前行政長官梁振英在其面書中也以「為什麼說忍無可忍?」為題,鉅細無遺地把反對派由2019年初勾結外部力量的行徑一五一十地詳列出來。如果用上5分鐘去把梁先生的臚列仔細讀上一遍,那大概明白,為什麼北京中央政府會是忍無可忍!


把北京忍耐當作懦弱 鑄大錯誤己誤人誤港


我剛才引述那首中文歌曲叫《我是中國人》,曲和詞都是出自劉家昌的手筆,歌詞很短,只有100 多字,但字裏行間,大概可以表達出中國文化的行事作風。歌曲開首兩句就是:「沉默不是懦弱,忍耐不是麻木」,但反對派的頭目可能對中國文化不大了了,恰恰就是把北京政府的沉默和忍耐,當作懦弱和麻木,結果鑄成大錯,不但誤己,也是誤人,最後更是誤港!


反對派有自己的一套論述,堆砌經年,已經相當完整,我這裏所謂的完整,不是說「正確」,而是似模似樣。他們首先有一些假設,然後把這些假設說得近乎是事實,再按照這些假設為基礎,再一步一步的組織,一步一步的推論,然後得出他們想推銷的結果。而這個結果就是反對派用來吸收支持者的「推銷計劃書」,這套論述,反對派的頭目自己傾力宣傳,也通過一些KOL去散播,而最終有大量香港市民信以為真而掉落陷阱,和那些層壓式推銷又或者電騙的受害人經歷同一遭遇。


這套論述其實很簡單,也很粗疏,他們的假設是美國必定勢為後盾,會用盡一切辦法支持香港的反對派。美國有大量制裁和懲罰香港的手段,而北京在香港有重大利益,經衡量之後,北京政府到最後都只能讓步,這個讓步就等於把香港的管治權交出,反對派成功奪權上台。


這些論述,在一些網台俯拾即是,經過三幾年的吹噓,一部分香港市民信以為真,一些年輕人和學生更自視為「被選中的一群」,他們真的有機會成為「香港共和國」的開國元勳。


反對派那套論述,當然是不堪一擊,最脆弱的一環,就是香港對北京是重大的根本利益,那又焉會放棄對香港的管治權。利益愈大,北京願意付的代價也更大,所以北京會傾全國之力去保衛其對香港的管治權,不要說是反對派,就算美國也無法抗衡,因為戰場是在中國的香港。個人的解釋和預測,在本欄中不厭其煩地一講再講,並且立此存照,但反對派就是不聽不信,結果要到北京忍無可忍,亮出底牌的時候,才猛然驚醒!


君為瀟灑客 我作階下囚


當然,驚醒也有早有遲,最早的要算陳方安生,在本年6月26日已發表聲明,表示自己年事已高,宣布從公民及政治工作退下來,並提及她的女兒在5月時猝然離世對她造成沉重打擊,決定要過較平靜的生活,金盆洗手,之後就銷聲匿迹;接着莫乃光在7月中表示不會競逐連任,他稱這想法已醞釀一段日子,作此決定主要是看到業界年輕人團結力量更大,認為是好時機交棒予新一代,發揮更大作用;接着9月底,公民黨的陳淑莊因個人健康情况,以及希望投放更多時間與家人相處,宣布退出公民黨及退出政壇,未來不會再參選,訪問和KOL 亦不會做,她更哽咽指自己欠媽媽太多,希望可以爭取時光,同媽媽有具quality的相處時間;而梁繼昌在本月中表示不適宜在現階段再討論參選與否,又坦言「無再諗過(要參選)」,他作為專業人士未來有興趣繼續在專業範疇的工作上發展,他又指現時本港財政狀况惡化,加上未知經濟會因疫情放緩多久,故未來會更關注本港公共財政問題;而郭榮鏗於日前在新聞專訪中,宣布退出政壇,結束8年的政治生涯,他表示看不到自己在政圈還可以有什麼發展,唯有瀟灑離開,並認為此刻退出是一件好事。


看那些反對派頭目的發言,真有瀟灑告別的感覺,其瀟灑就像徐志摩不帶走一片雲彩般瀟灑,但在過去幾年,因為聽了他們的宣傳論述,受到他們串連外部力量的影響而投入去年暴力行動的一群,會如何看他們的瀟灑告別?君為瀟灑客,我作階下囚!


原文轉載自《明報》 2020年11月26日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13
好正
4
心心眼
4
好好笑
2
令人傷心
3
嬲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