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作者其他博評
得啖笑的強制與隔離
得啖笑的強制與隔離

今早(24日)看特首記者會,林鄭說:「指定處所須安裝『安心出行』二維碼,包括餐廳等,但屬自願性質,若有需要,會強制市民須掃碼才可進入。」


我聽糊塗了,到底是強制還是自願?


這陣子最驚嚇的畫面,不是每天倍增的新冠確診者上升數字,而是掌權者日日語無倫次、藥石亂投。蟻民的憤怒,像一座座冒煙火山,終有一天會一發不可收拾。


跳舞群組至今已累計錄得132宗病例,由山頂至屋邨,由富豪到清潔工,遍及全港各區各階層。每個病例涉及的直接或間接接觸者,是條幾何數學題。


事態嚴峻,政府宣布所有跟跳舞群組有關的接觸者要進行強制檢測,但所謂「強制」,是那些不知是誰的人,要在兩天內自己到全港四個社區檢測中心做檢驗。想請問:「強」在哪裏?說老實,你們連「強制」誰都掌握不了?


舉個例,其中一個被列入強制檢測名單的新光宴會廳,因有確診者參加過宴會廳一次晚上的跳舞活動,故要求所有光顧過新光的人都去強制檢測。問題是,香港根本沒有機制紀錄各場所的出入人士,我早上去飲個早茶,下午去借個廁所……你知道嗎?你手上資料是零,有甚麼能力去「強制」?


港大深圳醫院院長盧寵茂在港台《城市論壇》談到跳舞群的強檢時如是說:「政府容許有兩日限期……未有結果前檢測者仍可周街走,做法不理想。」


不理想的,豈只是這個跳舞群,其實由疫情開始至今的所謂入境強制14日隔離,也是得啖笑。


之前的在家隔離,是只隔離你這個人卻不隔離與你同住的家人,於是入境者隔離在家,但家人可以天天返工返學四圍去。


至於酒店隔離就更可笑,朋友有個客來了香港,在酒店隔離期間,老闆叫他拿合約上去找客人簽字。朋友以為是把文件放門口,誰知酒店原來中門大開,全程自出自入,無人阻擋問訊。搭電梯時更發現酒店還有來Staycation的本地渡假客,最後他更被客人拉進房簽完約飲了杯茶,嚇出一身汗。


香港的所謂強制,所謂隔離,全是門面功夫。自由了23年,原來香港人不單不喜歡被管,連當權者也失去了管治的能力和膽量。


原文轉載自《經濟通》 2020年11月24日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43
好正
3
心心眼
14
好好笑
15
令人傷心
31
嬲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