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連根拔起 泛民總辭系統性敗壞
自我連根拔起 泛民總辭系統性敗壞

本文作者為言論自由行行政總裁黃永


泛民一方面是總辭得太遲,另一方面亦是總辭得太急--太遲,是因為在接受人大的延任決定之前,泛民便應該狠下決心總辭,根本不用搞那一場「民調大龍鳳」;太急,是毋須在正式DQ4人後立即退場:餘下的15名議員好歹也應當在議事堂內發表離任演說,作為歷史紀錄,總好過現在不明不白地突然在立法會消失。


泛民政黨長期的進退失據,是香港民主進程節節敗退的主因。民主空間愈收愈窄,卻只懂推卸責任,既不自我反省如何改善部署,還自稱光榮云云,也實在敗走得太難看了罷--那已經超越「策略性失誤」(strategic error),而是「系統性敗壞」(systemic failure)。


最明顯的系統性錯誤,在於無想清楚除了被取消資格的4人,全體總辭的15人將可能「永遠消失」於立法會。原因是因為泛民表明「總辭」本身乃是一個「反對中央行使權力」的具體行為:所以此舉足以提供「實質證據」(material evidence),讓選舉主任取消他們往後的參選資格。


「接棒梯隊」斷纜 或大規模退黨


一旦如此情況發生,則不單民主黨多年來培訓的「接棒梯隊」(尹兆堅、林卓廷、鄺俊宇、許智峯)從此斷纜,更可能導致整個政團被視為「不承認中央權力」(參考「學民思潮」及「香港眾志」過去的情況),於是令加入民主黨和公民黨的人,今後或許也會因為這15人「總辭」的決定,而不再符合參選資格。依此思路推演下去,仍想參選日後的區議會和立法會選舉者,可能會因而大規模地退黨。


另一個致命的系統性錯誤,是宣布總辭的同時,泛民並沒有宣布任何即時性後續行動(如在立法會外以符合限聚令的形式靜坐以至絕食),以顯示全體的決心之餘,亦可讓國際媒體有更多訪問機會。相反,傳媒報道林卓廷在立法會內用1分鐘時間展示兩幅直幡後,又隨即自己收回,加上直幡的內容也只是針對特首,而未敢提及中央,這種「快閃」模式便更加顯得泛民畏首畏尾,無勇無謀無策略。


當然,靜坐或絕食亦只是形式,更重要的是泛民離開議會後,實際上會採取哪種模式、朝哪個方向去爭取民主。但尤其教人失望的是楊岳橋說:「未來我將與普通香港人一樣繼續在自己的崗位盡力。」--這句話有問題之處,是他的身份確實不止單純是一位「普通香港人」,而是曾獲選民授權的議員。不論是被取消資格,還是總辭的每一位議員,均有責任向選民交代,今後即使沒有公權力,仍會以甚麼具體方法為香港貢獻。


無後續部署 輕待選民授權


輕率地說句「返回原先崗位做個普通香港人」,等於隨意把選民的授權呼之則來、揮之則去,毫無疑問是極度自私的表現。同一班人在不到兩個月前,曾呼籲支持者在民調期間支持自己延任1年,還言之鑿鑿地說自己「有責任留守議會」,既要「抵抗」明日大嶼議案,亦必須阻止立法會選舉境外投票方案--現在你們全部「棄甲曳兵」,明明說過要死守,現在卻溜了,最低限度也應該在立法會的會議紀錄內,留下各自的解釋或藉口吧?


除了「自我連根拔起」和「全無後續部署」兩大失誤,泛民另一系統性敗壞,是閹割了「和理非」的政治生存空間。跟不願意延任1年的朱凱迪與陳志全不同,泛民一直以「自己有別於抗爭派」作模糊定位,目的是先保住溫和陣營的選票,再希望一旦激進派系的參選人被DQ,部分抗爭陣營的選民會願意「含淚投票」予泛民。


當中最理想情況,是泛民在延任的這1年時間內,首先為「和理非」選民爭取他們的訴求,特別是為中產選民爭取疫情下的各種支援(例如疫苗資助、幼稚園學生津貼、提升殘障及安老院舍照顧服務),然後待明年接近選舉時才高舉政治旗幟,藉以跟抗爭派的支持者站在同一陣綫。


從實際執行的角度,即使泛民想以拉布向公眾傳達任何政治信息,待至明年5月才出招也未遲--因為到時許多關鍵議案(像境外投票的安排)才會正式出爐,此後啟動「議會抗爭」,方為和平、理性、非暴力的表現。


不過,現在各項方案細節也欠奉,而泛民才開會1個月,便已經一股腦兒地不斷響鐘點人數,這種做法猶如盲頭烏蠅:由於無明確反對目標或實質議題,只求不停「無差別拉布」,而點人數時又採取嘻皮笑臉方式,未有把政策問題的嚴重性說清楚,試問怎能引發「和理非」產生任何共鳴?


和理非被滅聲 失政治生存空間


如今甚麼也沒爭取,而且政治目標未達、要守的險亦未守,泛民便宣布全體撤退,那等於棄「和理非」選民於不顧--把「和理非」從立法會滅聲的不是別人,而是泛民自己。結果「和理非」在立法會失去依靠,除了移民,也難再想其他。


泛民自絕於議會、自滅於政壇,教人無限慨歎。也許,今天仍然會有許多人埋怨,這一切一切純粹源於中共打壓,香港人難道只能不停捱打?但撫心自問,泛民2015年不接受政改方案,並告訴港人「袋住先」只會更差,寧可繼續迫當權者讓步……難道沒有「袋住先」,又有讓泛民替香港人換取更多選擇、更好的未來嗎?


或者,真正要怪責的,是那些口口聲聲說自己是「和理非」的香港人。有甚麼選民,就有甚麼當選人--當去年7月1日晚上,立法會遭打個稀巴爛,而「和理非」不單沒有和暴力割席、警告暴徒收手,甚至有很多人認同「暴力有時或者可能解決問題」的一刻,原先以和平為基礎的民主派之死期,已經寫在牆上--除非聲稱「和理非」的港人願意譴責暴力,接受特區的法定權力與局限,否則民主派不會有翻身的一天,而香港亦會在自以為是的民粹中沉淪。


原文轉載自《經濟通》 2020年11月17日


原圖:文匯報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14
好正
4
心心眼
12
好好笑
0
令人傷心
2
嬲爆

評論

  • +85293****26
    +85293****26
    4天前
    0 回應
    講得好!

    沒有更多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