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 (Hong Kong Association of Young Commentators) 為社團註冊的獨立非牟利性團體,宗旨是聯誼,為關心社會並熱衷於撰寫文章及發表評論的青年時評員提供聯誼和交流平臺,透過加入協會,增進成員間的聯繫和交流,促進自我增值,就社會時事等交流意見,研討問題,建言獻策。
作者其他博評
從國泰港龍談起
從國泰港龍談起

本文作者為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成員溫凡


一度輝煌的國泰港龍航空,服務香港超過35年,卻在今年10月21日宣佈即時停止運營。雖然今年航空業整體受疫情影響衝擊嚴重,但港龍淪落到如此地步,也讓人不勝唏噓。

 

這一切究竟是為什麽?部分人如沈旭輝,號稱「因為對大陸市場構成結構性依賴,而失去自身靈魂」是今日國泰港龍苦果之因。細究起來,此言謬之大也。

 

其實國泰港龍航空的前身港龍航空,是由曹光彪、包玉剛、霍英東等成立的公司,作為首家香港華資航空公司,主打境內航線。成立之初主要目的是為了扭轉英資太古集團下屬的國泰壟斷的局面。經營數年之後,中信泰富和國航先後入住,可以說國泰中資或者華資的基因是非常強的。

 

但在2006年,國泰斥資80多億全面收購港龍航空,由於國泰航空主要經營國際線路,而港龍航空在香港內地線路經營上地位穩固,部分線路甚至在內地享有不俗聲譽。然而此次收購之後,港龍愈發喪失了自身的定位。

 

經過屢次併購之後,國泰旗下的國泰航空負責長途國際線,港龍負責內地線,從業務的角度來說,國泰和港龍有一定的重疊與競爭關系。

 

尤其是近年以來,深圳機場吞吐量崛起,港龍航空本身也不可以將自身上流,定位成與國泰一樣的高端航空,也不能下探與香港快運或者境內的諸多廉價航空競爭,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生存空間逐步收窄,直到今年流年不利,疫情爆發,無奈謝幕。

 

後見之明來看,如果港龍可以早早明確自身定位,而不是在不上不下的夾縫中求生存,也許早就可以借廉航的東風,憑借香港的優勢成功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

 

由此可見,所謂對大陸市場過於依賴根本不是原因,真正的原因是自身定位不清晰。

 

其實今時今日的香港又何嘗不是如此?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崛起,是趁著20世紀末全球化的東風,直到2008年,紐倫港三強並列,香港的聲望達到頂峰。與此同時,香港完全摒棄了六七十年代賴以生存的產業,出現了製造業全面空心化;伴隨著服務業日趨單一化、金融化和地產化;就業結構兩極分化、劣質化;中產塌陷、基層上升通道收窄、階層固化,直至今日坐困愁城之局。

 

目前來看,香港金融業面臨上海、深圳的競爭,制造業空心化之後亦難回流。高不成低不就的此情此景,與國泰港龍最後面臨的局面多麽相似?

 

此時此刻,若還是鴕鳥般泛政治化地將困局的原因歸咎於所謂「過分依賴內地」,是多麽的可笑?

 

祭奠港龍的同時,也是時候讓香港找回自身定位,重新再出發了罷!


原圖:中通社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15
好正
6
心心眼
2
好好笑
3
令人傷心
2
嬲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