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 (Hong Kong Association of Young Commentators) 為社團註冊的獨立非牟利性團體,宗旨是聯誼,為關心社會並熱衷於撰寫文章及發表評論的青年時評員提供聯誼和交流平臺,透過加入協會,增進成員間的聯繫和交流,促進自我增值,就社會時事等交流意見,研討問題,建言獻策。
作者其他博評
深圳後來居上 香港何去何從
深圳後來居上 香港何去何從

本文作者為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會董丘健和


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深圳經濟特區成立四十周年大會上,高度評價深圳四十年來取得的成就,並賦予深圳作為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以及推動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重要引擎等重責,形成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擴大開放新格局。


四十年前,歷史選擇了深圳。1978年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摒棄了「以階級鬥爭為綱」的極左路線,確立「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為基本國策,掀起了改革開放的序幕。中央選定深圳作為經濟特區,就是為了善用深圳毗鄰香港的優勢,將港澳台僑的資金、技術、人才等生產要素,以及城市管理模式、國際標準等制度引進至內地,從而推動國家邁向現代化。


深圳用了四十年時間,從一個人口僅數十萬、GDP僅兩億元的小漁村,發展到現在人口超過一千萬,GDP達2.69萬億元的大都市,經濟總量增長一萬倍,不僅超越廣州及香港,更走過了其他國際化大都市上百年走完的歷程。與此同時,香港發揮着中國與世界交往的橋樑作用,從一個工業城市,轉型為以第三產業為主的經濟體,成為世界三大金融中心之一。


隨著改革開放進入深水區,加上對外面臨貿易保護主義抬頭、中美關係惡化的國際大變局,深圳的角色從以前的「先行先試」,轉變到「先行示範」。兩字之別,語境迴異,在「先行示範」角色下,深圳不僅要擔當先導作用,而且要取得標誌性成果,還要有值得各地借鑑的示範意義,可見中央對深圳的期望任重道遠。


去年八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公布關於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的文件,並於日前公布具體方案,賦予深圳在重點領域和關鍵環節上更多自主權,不僅涵蓋於經濟及科技,而且擴大至行政體制、法治、文化、環境等層面,務求在五年內取得一定成果,將有關經驗複製全國,為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現代化樹立標杆。


然而過去二十年來,香港的發展卻裹足不前,只著眼於短視的投機炒賣,錯失了發展創科等新興產業的黃金機會,與「敢為天下先」勇於創新的深圳形成巨大的反差。此外,香港社會趨向泛政治化,造成盲目排外的本土主義抬頭,從最初反高鐵、反國教、非法佔中,以至去年的「黑暴」,不僅衝擊法治精神的核心價值,更令年輕一代排斥內地。最令筆者憂慮的,並不是深圳制定了什麼發展大計,而是特區政府的思維落後形勢,官員對大灣區及國家發展策略缺乏大局觀,面對鄰近城市積極參與和制定相關政策,但香港卻遲遲未有實質行動,平白坐失不少發展良機。


必須強調,城市互相競爭本來平常不過。從發展本質而言,深圳是姓「社」,香港是姓「資」,深圳賴以成功的一套,香港即使想學也學不來。香港與深圳應當處於「競合」關係:競爭與合作並存,而不是零和遊戲。香港須把握近水樓台的優勢,積極與深圳以至其他大灣區城市磋商,如何在金融、創科、航運等方面做好分工,在「國家所需」與「香港所長」的交匯點上取長補短,加強兩地經濟產業合作互補,從而產生互相促進作用,實現互利共贏。


「危機倒逼改革」,深圳取得的成就,正給香港社會一個反思的契機。面對錯綜複雜的新形勢,特區政府上下應當加強歷史觀和戰略觀,營造積極融入國家發展大局的社會共識,敢於調整利益格局,推動發展多元產業。社會各界必須全面解放思想,擺脫意識形態的枷鎖,摒棄盲目仇中的心態,善用一國兩制的優勢拓展新興市場,吸引外資進入中國「雙循環」經濟格局當中,才能讓香港走出發展困局。


市民也要明白到,香港過去的成功並非必然,玉石俱焚無法撼動國家發展大局,相反只會令香港社會陷入全輸局面。只有加強對國家的影響力,為國家深化改革開放作出貢獻,才是守護一國兩制的唯一方法。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5
好正
3
心心眼
0
好好笑
1
令人傷心
0
嬲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