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 (Hong Kong Association of Young Commentators) 為社團註冊的獨立非牟利性團體,宗旨是聯誼,為關心社會並熱衷於撰寫文章及發表評論的青年時評員提供聯誼和交流平臺,透過加入協會,增進成員間的聯繫和交流,促進自我增值,就社會時事等交流意見,研討問題,建言獻策。
作者其他博評
借鏡深圳 香港更需努力
借鏡深圳 香港更需努力

本文作者為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成員梁幸發


深圳經濟特區早前迎來成立40周年,其「深圳速度」使深圳成為世界創新和科技之都,由一片荒蕪爛地開始,深圳的GDP於2018年達2.4萬億人民幣,按當時匯率計折合約2.87萬億港元,首次超越香港同年的2.8萬億港元,2020年公佈的胡潤全球獨角獸榜中,中國佔了227間,其中深圳佔了當中的20間,香港發展卻感停滯不前患得患失,面對深圳的發展模式,香港應何去何從?


毫無疑問,政府政策的支持對深圳模式的成功起了不可或缺的作用。事實上,深圳改革方向並非一帆風順,1980年中央將深圳等設為經濟特區後,由早年改革開放的勞動密集型工業,到後來隨人工和租金成本不斷上升、優勢漸失的情況下,轉型為發展高新科技等多元新興產業,使深圳經歷突破性發展。誠然,與香港相比,深圳自身欠缺知名大學,學術人才板凳深度不足,深圳政府卻願意投放巨大資源吸納周邊人才,包括其家人可以落戶深圳、子女可申請免學費和雜費、以及提供一系列資金補助和稅務優惠計劃等,成功使各系列人才匯集深圳。


深圳政府大刀闊斧推行變革,在發展遇到瓶頸之時,願意撼動既得利益者並推動產業轉型,大力推行「落地」政策和進行產業規劃和佈局,先後孕育出騰訊、華為和大彊等科技巨企,2020年8月深圳更正式步入5G網絡全覆蓋。近日,國務院公佈《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綜合改革試點實施方案》,包括成立金融科技創新平台等,反映在國家扶持和深圳高瞻遠矚的地方視野下,將繼續成為內地進一步推動改革的重要試點。


香港近年發展逐步放緩,特區政府在產業轉型方面顯得毫無章法,回歸後曾大力推動創新和資訊科技等產業發展,奈何欠缺整體規劃,二千年代一度掀起的「科網狂潮」隨泡沫爆破而沉寂,數碼港在時任行政長官董建華的支持下,一度銳意要將其打造成類似美國矽谷的高科技中心,卻一直被指淪為地產項目,政府亦被批評對科學園的發展支援不足。平心而論,過去香港一直依賴的「大市場、小政府」和「積極不干預」政策,的確曾為香港創造了自由和寬鬆的營商環境,然而在產業升級和轉型方面,「議而不決、決而不行」的思維和欠缺執行力等問題根深柢固,深圳的積極有為成為香港的最佳示範。


與此同時,深圳建立了包容和多元的創新環境,以及具備完善的產業鏈,為創新科技產業發展創造條件。儘管本港不缺相應的科研和學術人才,然而在缺乏相關的硬件及產業鏈配合下,部分亦會選擇離開香港創業,典型例子有由香港科技大學畢業生汪滔所創辦,現時佔全球無人機市場約70%市佔率大疆,當年基於生產上等的考慮,毅然北上創業,總部設於深圳,專注研發及生產無人機,時至今日已發展成為估值超過100億美元的「獨角獸」。


特區政府近年成立了創新及科技局,投放更多資源支援創新科技發展,然而本港產業結構依舊固化,經濟支柱仍側重金融服務、旅遊、貿易及物流和專業服務,統計處資料顯示上述四大產業在2018年仍佔本地生產總值的57.3%,就業人數亦佔了本港總就業人數的46.3%,青年人礙於香港經營成本高昂、市場規模小及缺乏相應產業鏈等,要創業實在舉步維艱。


深圳過去四十年著力於經濟和社會發展,造就了中國改革開放底下的經濟奇蹟,香港卻淪為政治城市,排斥內地,自我孤立,人才在黑暴的陰霾下更有所外流。國家主席習近平剛在深圳發表重要講話,強調必須全面準確貫徹「一國兩制」基本方針和促進內地與港澳融合發展,香港面對深圳模式無需妄自菲薄,只要回歸發展初心,特區政府能夠革新其管治思維之餘,各方亦能放下歧見集中精力拼經濟拼民生,筆者相信香港仍可趕上飛馳了四十載的改革開放高速列車。


原圖:新華社

 

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1
好正
1
心心眼
0
好好笑
0
令人傷心
0
嬲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