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緯,廉政公署首位華人副廉政專員兼執行處首長,雖已退休多年,仍積極參與全球的反貪工作,多次獲邀到外國分享反貪經驗,亦是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國際反貪課程的主任及客座教授。
作者其他博評
不能單靠行業「自律」 政府監管不可或缺
不能單靠行業「自律」 政府監管不可或缺

警務處早前修訂《警察通例》有關「傳媒代表」定義,只容許已登記新聞處新聞發布系統的傳媒機構,或國際認可及知名傳媒外地通訊社、報章雜誌、電台及電視台的記者進入警方封鎖區內採訪,修訂雖然遲來,但值得嘉許。在「修例風波」中的暴力事件現場,實在充斥太多難分真假的記者,當中包括學生記者,部分「記者」不但積極阻撓警方執法,甚至替暴徒把風,協助他們逃離現場!不少市民對這些所謂「記者」的行徑感到不滿,建議當局制定記者認證制度,但當局對該建議顯得左顧右盼。結果警務處處長鄧炳強勇於擔當修訂了《警察通例》。

 

造成假記者、學生記者氾濫的原因,毫無疑問是「記協」濫發記者證。警務處處長的決定有助糾正新聞界的亂象,值得一讚,其他部門亦應當效法。

 

其實,「記協」絕不是唯一一個長期抹黑中央和特區政府的組織。事實上,這類組織一直是香港亂象的根源,包括「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教協」)。

 

「教協」一直包庇旗下的會員教師散播反中和「港獨」思想,不斷為下一代洗腦,以謊言煽動仇警情緒,並慫慂年輕人參與暴力事件。

 

從去年6月至今,已有4000多名學生、100多名教職員涉嫌參與暴亂被捕,教育局由去年6月至今年8月還收到247宗與教師相關投訴,其中131宗證明投訴屬實。但僅有一位專業失德教師被取消註冊,其餘只是發勸喻信、斥訓和警告信。另外,當局又以個人私隱為由拒絕市民公開涉事教職員身份的要求。但是,我們如何才能保護無辜的年輕人免受失德教師荼毒?而家長又應怎樣行使他們的知情權去找出失德教師所任教的學校?

 

把握時機根治政治病毒

 

相比之下,香港律師會等專業聯會在調查其成員的專業操守問題時,若果發現指控屬實,就會迅速全面公開有關會員的身份,因為他們認為透明度符合公眾利益,凌駕會員的私隱權。不欲公開失德教師身份,是否因為生怕得罪勢力龐大的「教協」?

 

行政長官日前決定押後施政報告的公布時間。筆者認為,行政長官應在稍後發表施政報告中建議成立法定教師紀律委員會,公眾可就教師不當行為向委員會投訴,委員會調查後若證實投訴屬實,便舉行紀律聆訊,向公眾公布有關個案,包括披露教師的身份和任教的學校名稱。

 

另一個長期困擾香港社會的問題機構是香港醫學會。其會長和理事會成員不斷批評政府的抗疫措施,許多醫學會成員在抗疫初期參與政治罷工,但醫學會並沒有對這種失德行為採取紀律處分。行政長官在施政報告中可引入措施,打擊個別行業赤裸裸的保護主義。譬如,宣布一項類似於新加坡推行的政策,依法引進大量合資格的海外醫生,以迅速有效的方式解決公營醫院人手短缺的問題。

 

最後,為回應公眾要求司法機構改革的呼聲,行政長官應在施政報告中提出成立獨立檢討委員會,探討香港法律制度中影響司法公義的種種不足之處,例如是否需要成立一個獨立的司法投訴機關、量刑委員會、檢視司法覆核和法律援助有否被濫用。此建議不應被視為損害司法獨立,因為許多沿用普通法的司法管轄區都會進行檢討審查,務求司法和法律制度與時並進,以適應不斷變化的社會狀況,加強司法公信力和問責力度。現在香港是時候作出同樣的舉措。

 

香港國安法實施令社會大致回復平靜,消除了大部分損害國家主權、破壞香港繁榮穩定的政治病毒,但仍有小部分病毒潛伏在香港不同層面,對社會構成嚴重威脅。隨着攬炒派衰落和立法會選舉押後,未來一年正是一個大好時機讓行政長官推行深度「治療」,以根治社會上殘餘政治病毒。

 

原文轉載自《大公報》 20201014

 

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7
好正
2
心心眼
1
好好笑
1
令人傷心
1
嬲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