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伯展,執業眼科專科醫生,擔任多項公職,包括香港眼科醫學院院長、香港執業眼科醫生會會長、香港醫學會副會長、香港專業及資深行政人員協會副會長,並任智庫組織「香江智匯」副主席。
作者其他博評
放生失德教師 危害學生前途
放生失德教師 危害學生前途

「803基金」早前申請司法覆核,要求教育局公開已被裁定專業操守失當的教師資料及學校名稱,本是振奮人心的舉措,教育局卻冷淡回應,局長楊潤雄表示,既然事件已進入司法程序,便不予評論。


教育局堅持不公開專業操守失當的教師資料,實在令人心寒。家長送子女去學校,是出於對學校及教師百分百的信任,信任教師的品德,信賴學校的專業,但學生踏入校門,教師如何教導學生,教導什麼內容,家長則難以完全掌握。教師作為專業人士,從本質上看與醫生、律師、會計師的職業性質並無不同,甚至可以說,職業操守要求應該更高。為何醫生、律師、會計師若是被投訴專業失當,當事實成立,就會被公開姓名等資料。教師專業操守失當,就可以隱瞞社會呢?教師為何擁有如此特權?


教育局長楊潤雄回應中還指出,教育局不會公開被裁定專業失德的教師個人資料,要給機會和時間教師去改善,並且「公開或會帶來標籤作用,影響其日後工作」。難道本港數代教育界人士嘔心瀝血建立令人引以為榮的教育系統就是為了給教師就業,令教師有「筍工」,不愁吃穿的嗎?教育的主體當然應該是學生,教育的目的理應是全力培養下一代成材,教育局沒有優先關注學生的前途,反而似乎更關心教師就業,是否本末倒置?


淨化學校刻不容緩


要求教育局公開已被裁定專業操守失當的教師資料已進入司法覆核,但本港司法程序向來冗長,案件動輒以一兩年審理時間計,若是中間出現其他司法覆核或者上訴等情況,審理時間甚至更長。那麼這段時間,家長可以說是提心吊膽,日日送子女去學校,也完全不知道學校內是否存在受譴責受警告的失德教師,正在教育他們的子女。


一群關心下一代健康成長人士組成的「學生成長關注組」已經提出警告,有政治動機的團體在校園宣揚極端政治思想,企圖利用學生的純真和激情,驅使學生為了空泛而扭曲的政治理念「以死相搏」,並且呼籲家長們千萬不能「親手把子女送上以學校包裝的祭壇,讓他們成為政治工具下的犧牲品」。


教協針對「803基金」申請司法覆核一事的回應更證明了家長的擔心不無道理。教協聲稱公開專業操守失當教師的姓名和校名,「除了嚴重侵犯教師的個人私隱,亦是對他們的再一次迫害」。家長的無助、社會的擔憂不會令教師產生改進的動力,反而是「對教師和學校帶來沉重壓力」。教協如此縱容失德教師,家長該如何是好?


近期第三波新冠疫情防控措施提供了可仿效的思路──通過檢測病毒,追蹤傳播源頭,疫情才能得到控制。而公布新冠肺炎感染者的源頭,位於某間大廈、某個酒吧等,人們便可以提高警惕,遠離病毒源頭。教育界亦應如此,徹底杜絕港獨、黑暴思想傳播的根本辦法便是尋找其根源,將這些人公布於世,哪間學校、哪些教師是「傳播源」,家長、同學才能擁有公平的選擇權利。


2019年6月至今年6月,教育局接獲222宗關於教師在社會事件中涉嫌專業失當的投訴,180宗大致完成調查,當中63宗不成立;就成立的個案,局方已向17人發出譴責,9人發出書面警告。更令人震驚的是約有100名中小學和幼稚園教職員、1700名18歲以下的青少年在反修例事件被捕。每一個案例背後,均是受到黑暴思想影響的成千上萬無辜同學。學生的未來不能因冗長的程序而被毀掉,呼籲教育局不要以等待法庭判決為託辭,盡快公布失德教師名單,讓家長有所適從!


原文轉載自《信報》 2020年10月10日


原圖:文匯報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10
好正
4
心心眼
1
好好笑
1
令人傷心
2
嬲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