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 (Hong Kong Association of Young Commentators) 為社團註冊的獨立非牟利性團體,宗旨是聯誼,為關心社會並熱衷於撰寫文章及發表評論的青年時評員提供聯誼和交流平臺,透過加入協會,增進成員間的聯繫和交流,促進自我增值,就社會時事等交流意見,研討問題,建言獻策。
作者其他博評
「沒有暴力,哪有議席?」 呼籲「忠誠反對派回歸」
「沒有暴力,哪有議席?」 呼籲「忠誠反對派回歸」

本文作者為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秘書長羅崑


港區國安法出台前,有輿論斷言會引發香港社會的反彈,重演2019年修例風波「黑暴」催毁社會安寧的一幕;直至人大常委會根據憲制依據,決定將立法會選舉押後至少一年,中央的顧慮,是把港人健康及福祉立於制高點。

 

誠然,港區國安法實施以來,除有少數激進分子意圖再度挑起社會內耗與撕裂,大多數港人已回歸理性,社會也普遍接受了港區國安法的落實。

 

事實上,面對來勢洶洶的第三波新冠肺炎在香港大爆發,港人因去年的持續政治動蕩以至直視擺在眼前的現實生活困境,假如仍沉溺在政治議題包括倡議「港獨」的訴求紛爭,無疑只是助益於政客消費港人對社會不滿的情緒,卻解答不了港人實在面對的生活焦慮與無力感。

 

社會上對港區國安法的回應,證明大部分港人選擇了回歸現實,深諧港獨是條不歸路。

 

但必須指出的是,建制派要藉由是次押後立法會選舉的契機,加快樹立中央在香港的管治權威,打破利益集團對政治話語權的絕對控制,使中央重建香港社會秩序、財富公平再分配及社會階級流動性的重大舉措得以彰顯。

 

要有效落實中央管治權威,首要認清反對派撕裂社會的手段,讓理性回歸社會,重啟經濟民生問題的再聚焦。

 

較早前,反對派就就立法會議員延任一年的爭議上,「總辭派」及「主留派」的理據也拆射出「民主派」與「抗爭派」的利益分野。由去年的反修例事件開始,抗爭派佔據了整場運動的主流,在很大程度上,民主派只是被「牽住走」,失卻運動上的話語權。最終要靠反對派的最大媒體主動拋出「和勇不分」的整合路線,致使民主派不被失焦於公眾視野,惟造成民主派日後的立場論述及定位愈發尷尬。

 

需要知道的是,抗爭派所倡議的本土意識,是一種情感上的紐帶,強調「手足」對外和內部的團結,由毆打政見不同人士及破壞所有與中資有聯繫的企業,其暴力抗爭的手法是突顯「本土意識」與「國家意識」的相互對立與水火不容。

 

2010年,民主黨本可藉由與中聯辦政改談判的良機,全面帶領民主派路線走入「忠誠反對派」的要角,從而長期佔有政治上的話語權,與建制派做到「分庭抗禮」,共同解決香港經濟民生之困境。惟民主派對於「國家意識」的認同上,多年來一直「曖昧不清」,既想排中抗中,又不明確打擊港獨路線,最終全面引爆「本土意識」與「激進暴力」主義的抬頭,直接催毁香港社會的安寧。

 

經濟民生才是香港長治久安的根源,也是建制派與民主派共同面對的課題,現在是民主派做出選擇的最好時機,理性的選擇,才能為香港的未來引向理性的結局。

 

正如近期議論不斷的「普及社區檢測計劃」,民主派看似在輿論上佔據上風,但終究迴避不了將要走入抗爭路線上的認同。民主派必須臨崖勒馬,選擇與中央及建制派走在一起,明確服膺於社會上主流理性的民意,留任議席並繼續履職,才是對香港市民負責。

 

但民主派若然選擇及屈服於抗爭派的淫威,錯誤引導香港抹走「國家意識」的認同,全面走入暴力攬炒的抗爭手段,造成只有「沒有暴力,哪有議席?」的惡性循環政治路線,民主派將會是名副其實推向香港跌入黑暗深淵的歷史罪人。

 

原圖:RTHK

 

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15
嬲爆
10
超無奈
2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