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作者其他博評
最卑鄙的元兇
最卑鄙的元兇

稍有年月的香港人,應該對「九龍皇帝」曾灶財不陌生,如果問你對此人有什麼印象?我想大家都會說得出兩個重點:滿街大字塗鴉和精神病。

 

從前,曾灶財會在觀塘、彩虹、秀茂坪一帶的電箱、燈柱、牆壁、橋墩……以正方密麻的字體,寫一大堆沒有邏輯、不明所以的字。事緣曾灶財在三十多歲時一次回鄉整理祖先遺物發現,九龍部分土地在割讓給英國之前,曾是皇上御賜給他祖先的食邑(封地),香港被英國殖民統治後,曾灶財自然當不上九龍地主,於是他就四處寫稟狀,不單控訴政府霸佔他的家族土地,塗鴉更是為了「宣示主權」,所以他的「作品」總是有「國王」二字為主體。

 

看這行為和動機,不難理解,曾灶財明顯是一個精神病。

 

然而,不少人看中這精神病,把他的經歷、他的故事,拍成電視、電影、舞台劇;把他的塗鴉捧成藝術品,不單搞了展覽拍賣,更三次出現在蘇富比的國際拍賣場,第一幅以5萬元成交,死後他的第二幅及第三幅作品再拍賣,更先後賣得21.25萬及50萬元高價。

 

老實說,曾灶財的字很有特色,但對一個精神病患者來說,過分吹捧、過度美化、過量置於鎂光燈下,對他的病情,是好是壞?不用明言。然而,香港就有人愛拿曾灶財來舞弄,記者上門採訪他,會對他說:帶了雞尾包、菠蘿包等「貢品」來進貢,有人甚至形容他的塗鴉是「政治宣言」、有「政治暗喻」……

 

病者無辜,可恨的是利用曾灶財來拿紅利的人。

 

另一位長者,腦筋正常,卻因周身病痛,亦為人利用。

 

她的名字叫朱綺華,就是那個不滿港珠澳大橋環評報告向政府司法覆核,導致工程受阻8個月、建築費多出65億的獨居婆婆、公民黨義工。

 

司法覆核、環評報告,這些名詞,別說內容,單是字義,我相信這位獨居老人不會明白,然而在公民黨的操控及協助下,朱婆婆就這樣被擺上枱。

 

阻了大橋興建,朱婆婆成為眾矢之的;最後政府上訴得直,朱婆婆成了代罪羔羊。當日信誓旦旦的公民黨人一下子銷聲匿跡,剩下受癌魔煎熬的朱婆婆在病榻中獨自懊悔。弱者無辜,可恨的是利用朱婆婆的無知來拿政治紅利的政棍。

 

昨天看新聞,見到「長洲覆核王」郭卓堅又走出來,挑戰特首林鄭押後立法會選舉一年的決定,並入稟高院申請司法覆核。看見這個偏執的老人家又出鏡,彷彿看到九龍皇帝和朱婆婆的影子。無論郭卓堅是像曾灶財那樣腦袋得了病,還是像朱婆婆那樣被政客利用,一次又一次把「長洲覆核王」推出台前的背後策劃及推動人,才是整件事最卑鄙的元兇。

 

原文轉載自《大公報 202084

 

原圖:RTHK

 

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42
嬲爆
5
超無奈
1
無意見

評論